一位“硬核”的女科學家

2019-06-18 02:06:15 今日文摘 2019年11期

羅芊

得知自己獲得諾貝爾獎的那天,女科學家弗朗西絲·阿諾德正在達拉斯一家酒店里睡覺,凌晨4點,她被一個來自歐洲的陌生電話震醒,擔心是家里出事了,她還是接起了電話,“沒想到,我獲得了2018年諾貝爾化學獎。”她說,“雖然期待獲得諾貝爾獎是一件愚蠢的事情,但真的獲獎了,還是很開心。”

過去的28年里,阿諾德一直在加州理工學院的實驗室工作,每天和細菌、試管、培養皿、顯微鏡打交道。她是至今為止第5位女性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2018年諾貝爾化學獎頒給了她,是為了獎勵她實現了“酶的定向演化”。

對公眾而言,比獲了諾獎更震撼人心的,是這位女科學家的人生經歷。縱觀阿諾德62年的人生,這不是一個天才少女一路開掛成長為卓越女科學家的故事,她叛逆過,冒險過,經歷了許多常人沒有經歷過的跌宕和選擇。

和大眾設想的潛心學習的“學霸”不太一樣,年少的阿諾德并不安分,她總能收到逃課警告單,15歲便一個人搭乘順風車從匹茲堡前往華盛頓參加反越戰抗議,高中開始獨居,靠開出租車和去酒吧調雞尾酒賺房租。她考上普林斯頓大學后,因為專業課比較少,輔修了經濟學、俄語和意大利語。這時候,她還是一個酷愛戶外運動的大學生,熱愛潛水、滑雪、騎自行車,去加利福尼亞山區徒步。

變化發生在她大學畢業那年,美國歷史上最為嚴重的核電站事故“三里島事故”爆發,直接導致核電站建設停滯了31年。本來夢想做一名外交官或CEO的阿諾德,因此決定研究新能源,她畢業后去了一家太陽能研究所,致力于為偏遠地區設計太陽能設施。

隨著國家形勢的變化(1986年,美國的煤炭產量降低、油價崩盤),阿諾德再一次改變了研究方向,30歲那年,她決定告別新能源研究,重返校園,去念伯克利的化學工程博士,著手研究生物燃料。畢業后(1990年人類基因組計劃正式啟動)她又一次改行,去了加州理工學院當生物化學工程師,將目光轉向DNA技術。

阿諾德的研究遭受過質疑,許多科學家認為,既然自然界已經有辦法給分子做優化,那為什么不用呢?她卻認為,“我們要比化學和生物都走得更遠。”

在獲諾獎之前,很少有人注意到,這個“硬核”的女科學家的私人生活。她患過乳腺癌,治療兩年后痊愈了;她結過兩次婚,第一任丈夫因癌癥去世,第二任丈夫自殺而亡,她有過3個孩子,前兩個都已經去世了。盡管如此,她依然熱愛生活,在她的推特里,能看到她為每一次科研的小小進步而雀躍,也能看到她會偷拍家門口樹上的松鼠、酒店窗邊不小心墜落的一只蜻蜓。

多年前,阿諾德曾給自己寫過一句話,也寫給每一位想做科研的女性:盡管去做吧,可千萬別把科學家這個美妙、有趣的工作都留給那些男人們。

(袁偉雄薦自《人物》)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