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銷是怎么毀了一個國家的?

2019-06-18 02:06:15 今日文摘 2019年11期

朗博

現在,神州大地上,各種形式的傳銷可真不少。但無論怎么包裝,都屬于“龐氏騙局”。按中國的老話來說就是“拆東墻補西墻”“空手套白狼”。最后倒霉的是最底層的人,血本無歸,所以,也稱之為“金字塔騙局”。

世界上有一個國家幾乎被傳銷毀滅了。

這個國家就是阿爾巴尼亞。

欲望與貪婪

中國50歲以上的人沒有不知道這個國家的。上世紀50-70年代,該國曾是與我們關系很好的歐洲社會主義國家。正是阿爾巴尼亞帶頭支持,使中國“重新”回到聯合國。

阿爾巴尼亞也被稱為“碉堡之國”,至今還有大量的碉堡,就是那個時代的產物。

我們尊稱其為“歐洲明燈”“亞德里亞海的雄鷹”,我們的領袖曾用“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形容兩國的友誼。

那時,在自己經濟極端困難的情況下,我們曾向阿爾巴尼亞提供了大量的援助。那時候,阿國日子還能過得下去。

1978年,中國停止了援助以后,阿國立刻反目為仇,經濟萎靡不振。

1991年,東歐劇變,阿爾巴尼亞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表面上,這個國家呈現出經濟快速發展的繁榮景象,但也埋下了禍根。

一方面,阿爾巴尼亞的三大國有銀行,壟斷著全國的公眾存款及金融行業,改革進程緩慢,體制僵化,效率低下,國有銀行的呆壞賬占到總貸款的50%以上。阿爾巴尼亞第一大國有銀行被《歐洲貨幣》評為中南歐地區最差的銀行。阿國人民怎么敢把手頭那點血汗錢存入銀行?所有人都把現金捏在手中。

另一方面,阿中央銀行也不敢發放貸款。例如,1994年底,銀行只能對合格貸款申請的45%發放貸款。民間公司、中小企業需要資金呀,這一下,民間借貸就開始盛行。于是,很多私人公司以較高的利率,吸引公眾的存款。阿政府鑒于它對經濟增長做出了貢獻,因此態度比較寬容。

錢,打開了人類欲望的潘多拉之盒。

為了追求更高利潤,這些公司把大量資金用于投機、倒賣緊缺物資、走私、販毒等違法犯罪活動。許多新公司也如雨后春筍般組建起來。政府官員與這些公司來往密切,從中大量獲利,并助紂為虐。雖然,阿國通過法律規定限定民間集資,阿中央銀行也要求進行查處違規公司。但是,阿首席檢察官和阿司法部卻在法律上為這些公司開脫罪行,甚至阿議長也為最大的集資公司做宣傳。

整個國家已經走到了懸崖邊上……

美夢與瘋狂

1996年,阿爾巴尼亞全國非法集資達到了瘋狂的高潮。

其原因有二:一是,1995年年底,聯合國暫停對南聯盟制裁,那些靠走私的公司巨額的收入被切斷了,再無法支付以前的存款,所以,只能以高利率吸引新儲戶以償還到期存款。二是,執政的民主黨在這些公司的資助下,取得連任后,對規模不斷擴大的集資采取了姑息縱容的態度。

當時阿國已有集資公司近100家,為了吸收新儲戶,進行了近乎瘋狂的利率大戰。1996年7月,知名公司Kamberi把每月的利率升至10%,另一家公司Populli也不示弱,把月利率上調為30%。10月,另外兩家公司Xhafferi和Sude的月利率已經突破40%。

把一筆錢存入這兩個公司,兩個多月就可以翻倍,這真是天上掉餡餅了。于是乎,這些公司的前面出現排隊存款的壯觀局面。工廠的近一半工人不再上班,而南方的農民甚至把牲畜殺了賣錢。人們把自己的全部積蓄都拿了出來,甚至賣掉了房子。全國三分之二的人把全部家當投入到這場絢麗的肥皂泡之中,做著一夜暴富的美夢。

連IMF和世界銀行都意識到了阿國局勢的嚴重性,提醒阿國政府注意,但是,時任總統貝里沙卻在為這些公司的合法性進行辯護。

1997年1月,Sude和Gjallical兩家大公司宣布破產,這下引起人們的恐慌,并引發了提取本息的風潮。絕大部分公司尋找各種理由推遲支付,停止支付,有的公司開始外逃。“一夜回到了解放前”,很多儲戶絕望得一病不起,飲恨自殺。

人們在絕望與憤怒之下,把矛頭指向了阿國政府……

暴亂與毀滅

阿爾巴尼亞的儲戶紛紛走上了街頭,高呼“我們要自己的錢”“打倒強盜政府”等口號,并開始打、砸、搶。

雖然政府為了穩定局面采取了緊急措施,但是一切已于事無補。

1997年3月,動亂從“難民”最多的南方開始了。在反對黨領導下,抗議者搶劫了軍火庫,成立了武裝組織,與當局派的軍隊和警察多次發生沖突。為鎮壓南方叛亂,貝里沙通過了“全國戒嚴令”,動用軍隊,鎮壓暴亂。可這時的政府已全無公信力,甚至連軍隊警察都放下武器,整個國家陷入無政府的混亂之中。3月12日,首都地拉那郊外的一座軍火庫和兵營遭到搶劫,憤怒的人們搶走了大量槍支彈藥,于是當天下午,整個城市湮沒在槍聲之中。夜晚,阿國的群眾全副武裝,有的肩扛火箭筒,有的手端槍支,朝天鳴放。軍隊和警察也大多是受害者,在一旁幸災樂禍,甚至把坦克開回了家。銀行、商店被洗劫,汽車、大量建筑物被焚燒。13日,地拉那成了一座死城:政府、商店、學校全部關門;機場、車站全部關閉;大街上幾乎沒有一個人,沒有一輛車。每家每戶都持有槍支,緊閉門戶,害怕被殺被搶,人人自危。到了夜晚,地拉那的3座監獄發生暴動,犯人在大街上有恃無恐。阿國的權貴早就逃到了別國,倒霉的是在阿國的外國人,被當地人搶劫。當時,上千阿爾巴尼亞人闖入中國承包工程的工地,把所有的東西洗劫一空,并對中國技術人員進行了搜身,搶走錢物。甚至中國外交官的汽車也被搶走,最后,我使館人員除5人留守外,所有中國人全部撤離。

在失去秩序的情況下,最倒霉的就是老百姓。在這場動亂中,3000人死于非命,2萬人受傷。1997年3月28日,聯合國安理會終于出手了。聯合國派出多國保護部隊,暴亂逐漸被平息了。

痛苦與教訓

動亂除了給人造成了難以消除的心理創傷,更造成了巨大的社會危害。物質損失高達數十億美元,數萬難民逃往國外。特別在動亂中失散的70萬支槍和15億發子彈。即便動亂以后,1998年元旦夜,首都地拉那槍聲如同中國的鞭炮一樣熱烈,子彈如雨點一樣落下,傷了很多人。以后一年多的時間,阿國軍隊和警察尚不完備,整個國家真成了“自由世界”。持槍的群眾可以沖擊警察局,可以搶商店,有槍就是法律。人們竟然以鳴槍為樂,每天晚上都可以聽到槍聲。

在這樣的環境下,國民的生活哪有幸福安定可言?至今,阿爾巴尼亞也是歐洲最窮的國家。

阿國教訓,前車之鑒。民乃國之本。動了老百姓的血汗錢,就等于動了國家的根本。傳銷害民誤國!

(李銀柳薦自《世界華人周刊》)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