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煩惱

2019-06-18 02:06:15 今日文摘 2019年11期

李櫻子

豆豆從四五歲的時候就渴望長出腿毛。我告訴過他,男生的青春期得十二三歲的樣子才開始,離長腿毛還隔著小升初的距離。但他還是忘了自己才七歲,時不時地就捋起褲管,細細地查看上面的汗毛,一副不找出腿毛來決不罷休的樣子。

不僅僅是腿毛,豆豆對嘴唇上方的那一抹也有自己的設想。那天,我帶他去上戲劇課,他突然跟我商量,說絡腮胡子好看,想留,問我有沒有意見。我瞅了他光溜溜的小臉蛋一眼,心想他是有多渴望長大啊,就點頭說:“你喜歡就留唄。”從此,他捋完褲管就照鏡子,希望哪天就突然一臉絡腮胡了。

小時候,我經常說話剛開個頭就被父母斷喝:好好念你的書,想這些干什么?正常的表達渠道被堵塞,長大后我便落下了欲言又止的病根兒。豆豆在我這兒倒是能暢所欲言,但他嫌自己長得慢,很傷腦筋。

成長自有節奏,整個過程就像莊稼地里春種秋收,一切需要天作之合。我作為老媽,除了陪伴和傾聽,似乎沒有更好的方式。

比如說,班上有個女生坐他后面,老掐他屁股,要不就是從后面踢他。豆豆一提起這事兒來就火冒三丈,說自己從來沒招惹過她,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剛開始豆豆覺得自己是男生,就忍著,后來急了就還手,但那小姑娘也不在乎,照舊掐、捏、踢。

我小心翼翼地問:“她是不是喜歡你呢?”豆豆氣急敗壞地:“我問過了,她說她不喜歡我!”我告訴他,我們成年人表達感情有很多種方法,其中有一種就是,明明喜歡對方卻不直接表達,有時候還故意做一些讓對方討厭的事情,希望引起注意。但說實話,我不覺得我能給七歲的孩子提供什么經驗,即使有,那也是我自己的經驗,不一定適合他。

沒過多久,豆豆又煩別的了。說有個“女朋友”對他特別好,就是老管著他,不聽就要斷交。他目前有“十多個老哥們,五六個女朋友”,這個老管他的對他最好,他不想被管,但也不想被斷交,他很糾結,問我怎么辦?

我很想替他選擇,很想給他背“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那首詩,但我不能。長大不單單意味著要長腿毛和絡腮胡,還意味著問題出現了得學會自己解決。

那天他們班要搞小演講,我希望豆豆報名,他卻表示不感興趣。我說,你可以趁機鍛煉一下自己的膽量,證明自己并不膽兒小啊。他很不高興:“我干嗎要向別人證明啊?我自己知道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是啊,為什么非要向人證明呢?不上臺演講就一定是膽兒小,而不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我突然覺得羞愧。起碼在這件事情上,我看不到自己作為成年人到底比一個七歲的孩子高明在哪兒。

最近,豆豆又身陷父母終將老去的恐慌,老問我到底還能活幾年。我安慰他,會努力活足夠長的時間。話剛說完,感覺生命的指針正在飛快地旋轉,從此不敢浪擲光陰。

(郭亮薦自《中國新聞周刊》)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