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數字版權解決之道

2019-06-18 05:38:55 中國信息化周報2019年15期

張歡

隨著數字化的推進,社會各界的版權意識開始提高,街頭的盜版刊物和光碟逐漸消失。而與此同時,網絡上內容的盜版,以及各種侵權出現。主要集中在文字內容,圖片內容、音頻內容、視頻節目以及知識付費內容,等等。

2003年,國務院印發《關于促進信息消費擴大內需的若干意見》。而后,信息消費市場日漸龐大,外延不斷拓展,無論是在新興數字行業中,還是百姓的日常生活領域,都很難離開信息消費。以智能手機的使用為例,消費者從打電話、下載APP、上網、在線閱讀、觀看圖片、在線視頻等操作行為都會產生信息的消費。

2017年,《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擴大和升級信息消費持續釋放內需潛力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加強知識版權保護是優化信息消費發展的具體要求之一。尤其是在數字世界中,各種內容多如星辰大海,知識版權的保護以及合法合規使用不容忽視。

2019年4月10日,事件視界望遠鏡(Event Horizon Telescope, EHT)召開發布會,發布了其耗時兩年繪制而成的“黑洞”照片,引起世界范圍的關注,各大媒體都紛紛刊圖報道。而此時,國內圖片版權商視覺中國突然發布聲明,表示自己擁有該圖版權,如果商用需付費(詳見圖1)。

隨后,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指出,此平臺上甚至將國旗、國徽等圖片版權歸為己有(詳見圖2)。很快,多家知名企業、媒體等機構都表示自己曾被此平臺以圖片侵權為由索賠,然而部分圖片只是相同場景下的相似圖片,甚至一些圖片版權并非此平臺擁有。打著版權保護的旗幟,“碰瓷”式索賠,一時引起全民憤怒。

《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擴大和升級信息消費持續釋放內需潛力的指導意見》在知識版權保護方面,明確要求健全知識產權侵權查處機制,提升網絡領域知識產權執法維權水平,加強網絡文化知識產權保護。

現在,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興技術的發展更是突飛猛進,甚至已經走入實際應用層面。那么在數字世界中,這些新興的科學技術能為知識產權保護做些什么呢?《中國信息化周報》記者對今日頭條、喜馬拉雅等內容平臺,以及全球內容公鏈Contentos進行了采訪,看看他們是如何利用科技來進行版權保護的。

內容平臺 版權保護多管齊下

今日頭條

2012年,今日頭條上線,其可以為用戶推薦個性化的信息。現在,其推出的開放內容創作與分發平臺“頭條號”,新聞媒體合作機構數量超過2千家,新聞媒體類型賬號數量超過1萬個,簽約作者1200多人。

在版權保護方面,今日頭條版權治理產品負責人鄧麗霞表示,今日頭條嚴格版權自律、持續嚴厲打擊侵權賬號、建立健全版權內容管理體系,保護版權方和創作者權益,并為之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包括與新聞媒體建立版權合作、鼓勵優質作者創作優質原創內容、建立消重機制、“聲明原創”功能的開通與監控、原創內容版權登記證書、全網維權,等等。

今日頭條創建的消重機制,即系統會將作者發表的內容,按相似度聚合在一起,每組相似文章中,系統會限制非原創文章的推薦。另外,頭條號平臺與第三方機構合作,對原創文章進行創作權屬、時間認證,并為作者提供電子版權證書,存留原創證據。如果頭條號原創作者被其他平臺自媒體抄襲,頭條的全網監測系統可跨平臺揪出疑似抄襲的站外文章,并通過維權機構維權。至今,為作者累計刪除站外抄襲文章、圖片、視頻23萬多篇。

喜馬拉雅

2013年,喜馬拉雅FM上線,其是一家音頻分享平臺,總用戶規模突破4.7億, 現在已經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在線移動音頻分享平臺。

對于侵權情況的版權治理,喜馬拉雅法務段然表示,喜馬拉雅采用傳統+技術相結合的模式,傳統的人力方面,投入了7D×24H不間斷的人員配置;除了人力外,作為新興的互聯網公司,還在借助技術的力量上努力,通過研發文字、聲音識別技術等做主動的攔截,比如聲紋比對技術,就能夠通過聲音波段的比對,來鑒別并有效攔截侵權的作品。目前侵權的投訴,喜馬拉雅95%以上都是當日處理完成。

目前,公眾對于版權的意識雖然有了進步,但還處于萌芽的狀態。所以對于公眾、用戶的版權意識教育也是尤為關鍵的,這是一個需要通過產品、機制等多途徑,逐漸滲透教育的過程。像喜馬拉雅平臺,會在用戶上傳作品、為用戶提供附加服務等多個場景,反復向用戶傳達版權的重要性。通過“疏”,而不是簡單“堵”的形式進行版權治理。

內容公鏈Contentos

2019年3月27日,全球內容公鏈Contentos測試鏈正式上線,其是基于區塊鏈技術的開放內容平臺,可以容納各種類型的內容產品。目前,Contentos已經和圖片社交軟件PhotoGrid、知名直播平臺LiveMe、短視頻Cheez達成戰略合作,現在擁有100萬全球內容創作者和6000萬的月活用戶。

“Contentos的測試鏈代碼全部開源在GitHub。從4月20日開始,圖片創作應用 PhotoGrid的用戶已經可以加入測試網。這意味著,用戶完成照片創作并發布的同時, 照片的數字指紋就已生成并上傳到鏈, 這也是Contentos對于照片數字指紋確權的一步嘗試。”Contentos聯合創始人Mick Tsai介紹說,一但發現鏈上相同數字指紋出自不同用戶的情況, 測試網即可依照時間順序確認版權歸屬, 并凍結侵權者的獎勵。同時, 也能通知相應團隊屏蔽侵權者的貼文, 讓其失去展示機會, 降低進一步侵權的發生。未來,Contentos將通過產品告知“侵權者”可以通過幫助創作者分發版權內容而得到獎勵與特殊榮耀, 其實不需冒侵權的風險。Mick Tsai認為, 這才能根本性地打消侵權者的動機。不需要冒侵權風險,通過幫助創作者分發、傳播作品,同樣可以得到獎勵和榮譽, 而且真正能對內容社區產生正向幫助。

數字化領域 新型侵權頻出

隨著新技術的發展,各種社交類APP出現在電腦端、移動端,內容行業的版權治理出現了分領域的重點和難點。比如,圖文內容的“洗稿”就是一項比較難治理的侵權現象;在知識付費和影視等內容付費領域,現在更是出現了利用群裂變,在朋友圈、微信群、網盤等社交空間傳播盜版內容的新型侵權方式。

“隨著智能硬件設備的發展,侵權變得便捷,從傳統的一對一侵權,發展成目前批量侵權,目前發現的侵權者,都是一次性侵權多個作品。”喜馬拉雅法務段然直言。與傳統的電商平臺售假不同,新型侵權大多點對點、裂變式傳播,速度快,發現難,取證難,投訴渠道不暢,維權難度遠大于侵權難度,這也是目前企業的痛點所在。

針對社交平臺進行版權保護是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社交平臺中的盜版信息傳播速度快,范圍廣,而且侵權行為檢測難。尤其是一些私人化的群聊場合,受隱私保護等多重因素制約,更是難以取證。另外,版權保護是一個體系,版權全生命周期管理,包括確權、授權、維權等透明化、可視化,發揮版權的更大價值,才是終極目標。

優化信息消費,凈化版權保護環境關鍵并不僅僅在維權。維權只是版權保護體系中最終動作之一,其重心應該上溯至整個版權工作的管理,包括版權的權屬化、資產化和數字化。如何解決版權服務鏈上各個關鍵環節,把版權保護做成基礎服務,幫助版權方將內容資產高效流轉,獲得更大價值,才是優化版權市場環境最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像某些圖片版權商一樣,把維權作為主要牟利手段。

不同的業務需求和痛點,對版權管理的需求很不一樣。目前,從我國版權市場的現狀來看,確權、授權等環節都是脫節的,而版權管理更只是表皮工作,完全沒有和業務場景進行深度融合。細數科技領域的技術,區塊鏈最有可能推動版權環境的優化。

用區塊鏈解決版權保護

Mick Tsai向《中國信息化周報》記者介紹說:“公開透明、鏈上數據不可竄改一直是區塊鏈技術的兩大亮點,這也是對于數字版權確權最有價值的兩點。創作者一旦將某個作品首次上鏈, 就可以依照上鏈的時間戳與創作對比來確認其創作者的所有權。”但這仍有兩個延伸的重要問題需要解決: 一是,如何確認把作品首次上鏈的人就是創作者本人。二是,如何確保侵權者受到懲罰, 甚至降低侵權者的侵權動機。

現在,國內版權行業十分混亂,尤其圖片版權領域市場幾乎被大型平臺所壟斷,他們主要靠收取版權費生存,然而對有價信息的定價、授權過程并不合理。引起全民關注的“人類首張黑洞照片”版權的問題就涉及第一個問題,Mick Tsai表示。

基于這個問題,區塊鏈的上鏈時間或許是個解答。當創作者將數字作品提交上鏈后,經由節點達成共識出塊,即確認了作品的擁有權。但是,由于提交的鏈不同,或者非創作者搶先提交也會造成版權糾紛。

區塊鏈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有三件事必須做。第一,加強創作者版權意識教育,使其清晰了解如何將作品上鏈確權,確保自身權益。第二,加快推進內容區塊鏈通過跨鏈技術分享確權標準,盡可能一次提交終身確權,這也符合區塊鏈本身公開透明、去中心化有利于價值移動的根本目標。第三,盡快推動內容區塊鏈和內容平臺的合作。內容區塊鏈的終極目標是完成“創作及確權”, 而創作者進行數字生產離不開相機、視頻剪輯生成等數字工具或平臺。如果這些平臺生成作品的同時即可提交上鏈,則能在第一時間確認版權歸屬。

探索內容產業去中心化

區塊鏈技術能根本性地解決數字版權目前存在的流程繁瑣、成本昂貴的問題,簡化政府和法院的工作,但也仍然需要創作者本身甚至產品的配合才能完整發揮區塊鏈對于內容產業版權保護的最大價值。

現在,各中心化內容平臺都對擁有的內容作品盡力壟斷, 造成內容跨平臺分享的不便, 也造成創作者必須盡量在各大平臺重復發布或是只選擇其中一兩個主流平臺宣傳作品。這不僅大幅限制了創作者作品的受眾覆蓋量與獲利能力, 也從本質上加重了侵權的可能性。

假如"侵權者"的動機是為了分享更多有趣內容, 幫助其他社群成員探索內容, 則應讓他們有更容易的方式分享,Mick Tsai對記者介紹說:“ 基于Contentos公鏈的內容, 在創作者同意下都是公開透明、全網可見的, 只要用戶愿意幫忙分享到其他社群都可隨時取用。同時, 原創者仍可依照內容的互動得到應得的獎勵, 幫助分發的用戶也能得到激勵。 這就能將原先侵權的行為(更多是從一個中心化平臺搬運到另一個中心化平臺)轉變成正向的幫助原創者拓展內容受眾, 獲取更大價值的正行為。”

總體看來,對數字版權進行保護,進而推動信息消費環境的優化,區塊鏈等新技術是最有可能的技術手段之一。然而,全球區塊鏈技術依然處在起步階段,利用此項技術完善版權保護、優化信息消費環境任重而道遠。一方面,創作者本身利用區塊鏈保護自身權益意識不足;另一方面,區塊鏈確權結果與全球公檢法等系統結合程度不足,現今能采納區塊鏈確權當做侵權證據并在法院完成追溯的寥寥無幾。

假如,有一天內容區塊鏈能完成創作及確權的統一,亦能完全開放平臺,幫助創作者和分發者公平公正地享受應得的價值。那么,區塊鏈在數字內容版權保護上將產生無與倫比的價值,這是任何一個中心化平臺都無法企及的。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