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見風景的南窗

2019-06-18 08:30:10 中國鐵路文藝2019年4期

梁雪珊

我的辦公室,坐落在郊外一個山環綠抱的小山坡上,我的辦公桌,緊靠著南窗,坐在桌前,抬眼就能將窗外田園牧歌式的美景盡收眼底,那是大自然的杰作。南窗,像一個小小的通道,我在這頭,大自然,在那頭。

一年365天,就是52.14周,每周工作5天,每天8小時。也就是說,扣除必要的休息時間,我有將近一半的清醒時間,是在南窗下度過的,生命中許許多多重要或者不重要的事情,是以南窗為背景的。南窗和窗外的風景,因此而成為生命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每天驅車半小時到達辦公室,進門第一件事,就是打開南窗,讓窗外的鳥語蟲鳴伴著略帶潮濕的新鮮空氣一齊涌入,深深地吸一口,啊,真舒服。南窗是溫柔的,即使是冬天,送進來的也是清新的凌冽而非冰冷的嚴寒。

如果說工作是永不停止地付出勞動,南窗則是一個小小的驛站,讓人放松身心,補充能量,窗外的藍天白云,松林樹影,是放飛心情的好地方;和風野花,是消除煩躁的良藥;昆蟲們的淺吟低唱,是心曠神怡的源泉。正是有了南窗,才能更深地體會到工作帶來的快樂,我喜歡在完成工作后將目光投向南窗那一刻的輕松與釋然。

都說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在南窗下待久了,發覺此言差矣。對于一雙敏銳的眼睛而言,熟悉地方的風景更意味深長,更耐人尋味。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季節與季節的不同,光與影的變化,風力的強弱差異,有雨和無雨,雨前,雨中,雨后,甚至僅僅是我們自己心情的變化,都能使這熟悉的風景帶給我們不一樣的心靈體驗。這種體驗,和背上行囊走四方看陌生的風景,完全是兩碼事。就我個人而言,熟悉的風景更像一本寓意深刻的小說,更富有層次和深度,更需要用心細細體會。瀟灑走四方,看不一樣的風景,見不同的人,嘗試不同的生活方式,體驗不同的生活樂趣,時時有驚喜,刻刻有新鮮,幾乎是所有人的夢想,可是,那是需要有大量的金錢和時間做后盾的,試問,有幾個人可以這樣生活呢?而且,如果人人都把大量的時間花在路上,誰來做那些需要靜下心來做的工作呢?

我不厭倦的我的南窗,更不厭倦南窗外的風景。它并不單調,春夏秋冬,各有各精彩。春天的溫潤、活力、張揚、自信;夏天的熾熱、大膽;秋天的成熟、甜美;冬天的干凈、簡潔、空靈。內容各異,韻味有別。

最愛是春天。年輕時覺得春天的魅力在于生氣勃勃,年齡漸長,覺得春天的魅力在于它濃縮了四季精華的同時還保留了生氣勃勃的底蘊。沒有人不喜愛春天,沒有人能抵抗春天的魅力,沒有人不為春天的變化多端而著迷。它是如此自信,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完全不在乎你的感受,而你卻不能不喜愛它。不管它制造了冬的嚴酷,秋的蕭瑟,夏的火熱,還是春天自己才有的嫵媚,都一樣生氣勃勃。無論是春雷陣陣,還是春雨瀟瀟,無論是草長鶯飛,還是姹紫嫣紅,都一樣魅力四射。任何形容詞在形容春天時都無可避免地顯得蒼白無力,所有的滔滔宏論都無法將春天的感覺道盡,春天是視覺的大餐,是聽覺的盛宴,是感觀的狂歡,是全方位的心靈享受。人在春天,也變得特別感性與溫柔,平時不愿意回憶的往事,在春天里會如潮水般地涌上心頭,曾經有過的快樂、憂傷、痛苦與迷惘,瞬間涌現,不管相隔多久,都會如昨天一樣地鮮活、生動,卻又因為光陰荏苒變得不那么棱角分明,甜蜜不會減半,傷害卻大大降低。時光將往事變成琥珀,可以捧在手心慢慢把玩,讓人一時微笑,一時傷感,一時又默默無語。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往事如煙,所有甜蜜的憂傷,或者憂傷的甜蜜,隨著溫柔的春風一起襲上心頭,在心里千回百轉,纏綿不已。如果這時再有一首老歌相伴,更是柔腸百結,情難自禁,那是誕生詩人的時刻。

我愛我的南窗,它寧靜、質樸、簡約、內斂,為我奉獻如許的美景卻從不要求回報;我也愛南窗外如詩的風景,它以禪意的簡單表達出豐富的意境,凝視著它,就像凝視著一位老朋友,它是我心靈的后花園,是靈魂的港灣,是生命的綠地,有什么東西比自然更深邃幽遠呢?有什么東西比自然更永恒呢?因人類自身思想的局限而產生的種種痛苦和煩惱,在自然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工作中與南窗相對,工作中和窗外的風景相對,時時可以將一顆工作后疲憊的心交付給窗外的青山綠草,釋放于廣闊的自然之中,能夠簡單而饒有興致地工作著,覺得自己的心靈因此變得簡單而富有張力,它讓我不需跋山涉水就能輕松地在工作和休閑自由轉換,它從未給我“日暮鄉關何處是”的惆悵,總是以不可思議的力量讓我的心靈變得平靜而純凈。

不是嗎?自然的世界有春夏秋冬,我們的生命也有春夏秋冬,自然的世界一年一輪回,生命的四季比自然的長,可也需要像自然的四季一樣在春天播種,夏天耕耘,才會有秋天的收獲,冬天的回憶。生命的四季不可再來,這不免讓人有點惆悵,可是,我們即便是錯過了今天的陽光,我們還可以以一種積極的心態擁抱明天的太陽,年輕而快樂的心態是可以不隨歲月的流逝而衰老的。并且,在生命的不同階段,四季會帶給我們不一樣的感受。春去了,可是春會再來,草枯了,草會再榮,它在枯的時候并不傷感,在榮的時候也不驕傲,風來了,雨也會來,可是,它們都會過去,我們的生命也會有各種各樣的風霜雨雪,但是,它們也都會過去。只要我們認真而努力地生活過了,就能問心無愧,心安理得,至于此間的得失,又何必問?

上天賜予了我南窗和窗外如畫的風景,這是誰也拿不走的財富,即使有一天我老了、離開了,它還能在我心中撫慰著我,還有什么比這更好的呢?工作中有這樣的南窗和窗外的風景相伴,夫復何求?

地處祖國南疆的柳州,是一座有河的城,同時也是橋的城,因坐擁近二十多座風格各異的橋而號稱橋梁博物館,近日,這個動不動就建橋的橋梁博物館,又有一件館藏品,即將完成——世界最大的有推力提籃式鋼箱拱橋。柳州的橋,各自誕生在不同時點上,每一座橋的背后,都有一個又一個動人心魄的故事,細數起來,第一座橋的故事,最是讓人唏噓。

柳州的第一座橋,史稱湘桂線柳江特大橋,它的誕生,囊括了三個紀錄:它是柳州第一座半永久性的鐵橋,也是柳州的第一座鐵路橋,更是柳州第一座現代意義上的橋梁。和柳州后來的眾多生于和平時代的橋相比,這座為抗戰而生又因抗戰而毀的首席鐵路橋,可謂命途多舛矣,它只存在了四年多。

即使是在和平時期,一座橋的建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是在烽火連天的抗戰年代。沒有自主的鋼材水泥的生產能力,沒有和平的建設環境,沒有大型機械的助力,這座鐵路橋,卻硬是冒著日本侵略者的狂轟濫炸,全靠著人的血肉之軀體,肩挑手提,只用了短短的13個月的施工建造工期,就從無到有地拔地而起,創造了抗戰時期中華民族的一個奇跡。如果把這段歷史拍成一部電影,《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就是最恰當的標題。

1938年,正是神州大地慘遭日本侵略者蹂躪,中華民族生靈涂炭的危急關頭,作為為數不多的尚未淪陷的地區之一,廣西接納了大批從前線撤退下來的人員與物資,安置了大量的戰時難民,成為日益顯著的戰略要地。因此,確保廣西境內寶貴的湘桂鐵路桂(桂林)柳(柳州)段的暢通,就是保證廣西境內人員與物資順暢流通,在這一鐵路線上的橋,其戰略意義,不言而喻。湘桂線柳江特大橋,就是在這特定的歷史節點上籌備建設的。

就在大橋還處在緊鑼密鼓的策劃階段時,抗日前線傳來的壞消息一個接著一個。10月,廣州和武漢相繼淪陷,對外運輸線被全線掐斷,計劃中從海外進口的鋼材和水泥將無法抵達。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座寄托著重大歷史使命的大橋,面臨著胎死腹中的境地,怎么辦?

擔任勘測設計的橋梁專家羅英,在得知自己手頭唯一能用的建橋鋼材,就是一批從前方撤退下來的舊鋼軌和幾十孔鋼梁后,果斷放棄原有的設計方案,另辟蹊徑,另起爐灶。一年后的1939年10月,這座寄托了光榮與夢想的橋梁,終于開始施工建造,負責橋梁施工的鐵路機械工程專家郎鐘騋,組織承擔制造橋梁的蘇橋工廠的技術人員,因材制宜,就地建造。他們像勤儉持家的女人一樣,對寶貴的鋼材量體裁衣,精打細算。硬是利用那極其有限的舊鋼軌和幾十孔鋼梁,修修補補,剪剪裁裁,采用能鉚則鉚、能焊就焊的方法,拼搭成一座1350噸的鐵橋,號稱湘桂鐵路第一橋的柳江特大橋,就這樣飛架南北,橫空出世了。

歷史不曾記載,當這座寶貴的橋梁歷盡千辛終于順利通車的時候,有多少人曾經望著它潸然淚下,但,一定會有的,那滾滾的熱淚,既是為這橋的順利誕生而流,也是為橋梁設計者的大膽創新而流,更是為橋梁建設者的艱苦奮斗而流。

這座珍貴的鐵路大橋順利建成通車后,柳州在西南地區交通中心的江湖地位,從此一舉奠定。從建橋的那一天起到橋的被迫毀滅,短短的四年多時間里,有整整一支軍隊和多位工程技術人員駐扎在橋邊,保衛橋的安全,在那正常使用的一千多個日日夜夜里,數不清的抗戰物資,源源不斷地通過這座寶貴的大橋,奔赴抗戰前線。

只可惜,這樣一座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大橋;這樣一座生于亂世的寶貴大橋;這樣一座具有現代意義的跨江大橋,盡管是功勛卓著,卻還是逃脫不了被毀的命運,讓人久久地扼腕長嘆。

1944年11月,桂林失守,日本侵略者兵臨柳州,柳州和大橋都危在旦夕,為了不讓大橋淪落敵手,為敵所用,這座在抗戰中發揮了重大作用的鐵路橋,累計投入使用時間尚不足五年,就被奉命炸毀。最讓人痛心的,不是橋毀于敵手,而是橋毀于建設者自己的手。橋的命運,與國的命運,息息相關。

建國后,百廢待興的新中國,第一時間重新修建了湘桂線柳江特大橋,恢復這條西南大干線的暢通,1950年8月30日,鐵橋重煥生機。這座在原址上重建的鐵橋,有明媚的陽光照著它,有嫵媚的月光看著它,還有南來北往的旅人們深情的目光撫摸著它——它是柳江河上唯一一座能通鐵路的橋梁,承擔著所有列車的跨江任務。

2011年,隨著國家的強盛,民族的繁榮,湘桂線柳江特大橋的升級版本——柳江雙線特大橋,在距離老鐵橋約10公里的上游建成,新橋的長度是老鐵橋的三倍有余,這座更年輕也更生氣勃勃的姐妹橋,分擔了老鐵橋的大部分運力,和諧號動車矯健的身姿,在新橋上奔騰。每天,在這條鐵路大干線上,無數南來北往的旅人們,通過這座橋,奔赴詩和遠方,無數來自遠方的物資,也通過這座橋,抵達柳州。

而今,在祖國四通八達的鐵路線上,有數不勝數的像湘桂線柳江特大橋這樣的橋,見證祖國把天塹變身為通途底氣與實力,強大的祖國和一座又一座的橋,帶著我們雄赳赳氣昂昂地奔赴未來。柳州第一座鐵路橋的悲情故事,再也不會重演了。

橋的命運,就是國的命運。

中國鐵路文藝 2019年4期

中國鐵路文藝的其它文章
拯 救
招 生
高鐵這樣開起來
春深杏花亂
嫁 衣
愛在旅途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