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僑領戴宗漢先生的中國情懷

2019-06-18 08:30:10 中國鐵路文藝2019年4期

蔣六芽

我在廣州工作十四年了,搬了六次家。最近三年搬到現住地保安前街居住。這一帶華僑房多,多建于上世紀二十年代,幾乎每戶獨門獨院,都有一段與華僑相關的故事。

我的房東戴哥家房子,是他爺爺戴宗漢先生建造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戴哥小時候在此長大,曾在鐵一中念過書。由于他爺爺在秘魯創造了一番事業,他為幫爺爺打理事業,移民秘魯。提起爺爺的故事,他如數家珍,記憶的閘門如潮水般打開……

童年苦難

戴宗漢先生于1902年9月18日出生在廣州市白云區人和鎮高增村貧苦的農民家庭。那時家里只有破柴房一間,沙地一塊,瘦田一畝。他父親種田外,還常去捕魚,維持一家人生計。不幸的是,戴宗漢先生6歲時母親去世,6個兄弟姐妹也在貧困交迫中死去3個。戴宗漢先生6歲就隨父做農活,10歲讀書,兩年后輟學。1918年,年僅16歲的他帶上一張舊毛毯,幾件衣服,搭上日本貨船遠赴秘魯,開始了艱苦的創業。

出國謀生

剛到秘魯,戴宗漢身無分文,舉目無親,語言不通,生活極為困難。開始兩年在一雜貨店打工,只賺得相當于16元價值的一套舊衣服和鞋子。老板不供給飯菜,常用開水就面包當一餐,生活無保障,餓一餐飽一餐,度日如年。不久他到一蔬菜種植園做工人。每天從早忙到晚,自己的衣服常泡在河邊,沒有時間去洗。

經過幾年的辛勤勞動后,手頭有點積蓄的他,開始自己經營小生意。最初經營的是一間肉店。由于不懂西班牙語言和文字,連單據看不懂,只好請一位西班牙語教師做老師,學做生意用的秘魯基本語言和文字。經過一段時間學習,他慢慢懂得一些簡單交流的語言和知識,為他經營生意打下了基礎。從1926年到1942年,經營商業由小到大,穩步發展。他先后經營過肉店,菜店,雜貨店等,無論做何種生意,他都恪守勤儉刻苦、誠信守信和樂于助人的原則。不僅與他人合作的股東都很滿意,而且贏得廣大顧客的信賴。

榮獲農業功勛章

旅居秘魯數十年后,戴宗漢從40年代開始由商業轉向農業生產。他先是在秘魯沿海北部的古擔邦經營面積達1000公頃之廣的農場。這里是干旱地區,終年缺水,種植難有好收成。當地農場的地形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引水灌溉很困難。若把土地夷平,工程太大。即使傾家蕩產也做不到,唯有根據地形,開辟成大面積層層疊疊的梯田。他開動腦筋,發揮中國人的聰明和智慧,將農田劃分成幾個大面積的平面。每層梯田高低相差很少,免去龐大的推土工程。他自創出平面彎形引水法,用自流方式灌溉。修建梯田即是彎曲引水法。駕駛拖拉機回來時,他大汗淋漓,很辛苦。他很頑強地堅持做,直到成功。他用自創的這個方法,解決了水源缺少的問題。不只造福自己,鄰近地區的農田也受惠。他將這個技術推廣給其他農莊,解決了北部農田缺水的難題。

除科學灌田外,他還試用秧田種植。在巴加米玉省的試驗,使該省在短期內大米生產翻一番。后來他將這個經驗推廣到南巴益忌省。秘魯沿海北部成為全國第一個大米產區。接著,他率先響應秘魯政府關于開發森林區的號召,向大片荒山漠嶺進發。修橋筑路,打通對外交通,他克服了一個又一個的困難,創辦幾個大農場,并獲得水稻種植成功,使荒漠變成了產糧區,他的農場也成為全國水稻生產技術的樣板。在他的帶動下,整個森林區很快就得到了開發。大米年產由原來1萬多噸躍為年產七八萬噸。

在發展秘魯農業生產中,除了艱苦拓荒外,他還在技術上改造農業。他積極培育良種、改良秧田,實行疏播育秧;他帶頭第一個使用農業機械,實行耕作機械化;他在南巴益忌省興辦農場時,首創現代化磨房,加工糧食和飼料;建起倉庫,貯存糧食,避免當地氣候悶熱糧食易霉變的損失,在發展農業的同時,還率先在南巴益忌省農場用米糠發展養豬業。革新養豬方法,采用先進和專門的管理技術,使生豬的數量和質量均居全國首位,成為秘魯第一個養豬中心。

他為秘魯農業的發展付出了辛勤的勞動,并取得了優異的成績。1968年秘魯政府決定向他授予“農業功臣勛章”。以往秘魯的大米主要進口,只有富貴人家才吃得起。一般秘魯人以馬鈴薯和粟米為主。由于華人大規模種植水稻,令大米進入尋常百姓家,成為秘魯人的主食。

樂善好施

在秘魯農業上取得重大成績后,他又在秘魯辦起碾米廠、漁粉廠、運輸公司、旅店、建造樓宇、開辦商業電臺等,還在鄰國厄瓜多爾發展農業并辦起頗具規模的海蝦養殖場。他卻沒有利用這些優越的條件去為自己追求過多的享受,而是時刻不忘為社會造福。他總是急人之所難,關心和同情生活困難的人們,常常不吝幫助。義務傳授農業生產技術,指導耕作,借貸款幫助他們發展生產。時時解囊資助無依無靠的老華僑,幫助其返回祖國安度晚年。戴宗漢先生十分熱心社會公益事業。捐款興辦中學,捐贈醫療設備給秘魯國立醫院,為秘魯癌病研究中心每月捐資1萬元秘幣的研究費用。1970年秘魯華拉斯發生大地震,他捐資103萬秘魯幣救濟災區,不顧年近古稀的高齡,親自駕車運大米,白糖等物質前往災區,災區人民深受感動。

我是一個中國人

戴宗漢先生雖然少年時代漂洋過海,在太平洋彼岸的秘魯僑居了70多年。但他從未忘記自己是炎黃的子孫,不管走到那里,也不管在什么情況下,他都直言不諱:“我是一個中國人!”他從內心到行動,都表現了對祖國的熱愛,對家鄉建設的關心。

他在秘魯首都利馬市創辦了商業電臺和期刊《東方之音》,向華僑宣傳祖國經濟建設的信息,還辦起東方旅店,熱情接待來自祖國的親人。

他是華僑華人擁戴的僑領,歷任秘魯華僑聯合機構通惠總局的主席、顧問等職。他常常通過通惠總局,開展各項關心祖國的活動。每當祖國的國慶節,通惠總局總是舉辦中國文化周,開展具有中國傳統特色的文化活動。他十分關心和支持祖國的體育事業。如1982年中國女子排球隊遠赴秘魯參加第九屆世界女排錦排賽時,他和女兒戴壁媛正在廣州探親。為了使中國女排在秘魯比賽中發揮出好的技能并取得勝利,他吩咐女兒馬上速返秘魯,安排好女排的食宿。比賽期間,他還通過通惠總局組織了啦啦隊,為中國女排助威,在比賽場上高喊:“為了祖國的榮譽,為祖國爭光!中國女排加油”的口號。比賽場上聲浪高潮疊起,中國女排姑娘們深受鼓舞。教練袁偉民在女排勇摘桂冠后,滿懷深情地說:“女排奪冠,與華僑的支持、鼓勵分不開的。”他特別提到戴宗漢先生一家對女排的支持。

關心家鄉的教育事業。早在1964年,戴宗漢先生就捐資20萬元給家鄉高增村興建同文中學(即現在廣州市七十三中學)。隨后又與家人多次捐款給暨南大學、高增小學、人和小學、廣州市七十三中學等,用于購買教學、科研設備、擴建、改造校園等,為家鄉培育有文化的一代新人,作出了積極貢獻。他還有多筆捐款用于廣州多處的修路、醫院、少年宮等。

為了改善家鄉人民的就醫條件,1988年戴宗漢先生捐資270萬港元興建人和華僑醫院(區中醫醫院),解決了當地百姓看病難問題,方便人們就醫。廣州市人民政府授予他“廣州市榮譽市民”稱號。 1989年6月27日戴宗漢先生在廣州病逝。

戴宗漢先生是個艱苦的創業者,一生都以節儉樸素為生活準則,平常穿唐裝衫和布鞋,吃得很簡單,早餐是幾塊涂牛油的餅干和一杯茶,午餐粗菜淡飯。回國探親或辦事時,常常乘坐公共汽車。有一次因車上人多擁擠,被碰傷了筋骨住院治療。他一直以節儉樸素的美德教育子女,要他們養成節儉的良好習慣。

雖然戴宗漢先生與世長辭了,但他愛國愛家鄉的思想,熱情支持祖國和家鄉各項公益事業行為的精神,將永遠為人們所懷念。

中國鐵路文藝 2019年4期

中國鐵路文藝的其它文章
拯 救
招 生
高鐵這樣開起來
春深杏花亂
嫁 衣
愛在旅途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