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低估“世紀交易”的破壞性影響

2019-06-19 08:17:32 環球時報

牛新春

本月25日至26日,美國和巴林將在巴林首都麥納麥合辦題為“和平促繁榮”的經濟研討會。美國政府計劃把“世紀協議”第一階段內容交由會議討論,主要涉及在巴勒斯坦投資和興建基礎設施。迄今為止該協議的詳細內容仍然高度保密,而且有消息稱,因以色列要進行新大選,美方將推遲到今年11月再全面公開該協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自上任后,就開始醞釀所謂“世紀協議”,希望以此推動巴以雙方實現最終和平。當特立獨行的特朗普宣布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之后,其提出的如此頗具爭議的巴以和談方案,也被國際輿論戲稱為“世紀交易”。這份解決巴以沖突的一攬子計劃,基本原則是經濟利益換取政治讓步,即美國、以色列、沙特、阿聯酋等國家向巴勒斯坦提供經濟援助,巴勒斯坦則在領土、主權、安全等議題上讓步。

“世紀交易”要達成目標,需要巴以兩個國家共同執行。但是,巴勒斯坦從一開始就拒絕參與,譴責其是“世紀騙局”。美國對巴勒斯坦的態度心知肚明,也沒有對巴勒斯坦寄予太多希望,而是把功夫下在一些阿拉伯國家身上。如果主要阿拉伯國家能夠施加強大壓力,巴勒斯坦說不定會吞下這顆“苦果”。但從目前看,沒有一個阿拉伯國家公開支持“世紀交易”,因為所有阿拉伯國家的民眾都反對這一協議。沙特等海灣國家考慮到同美國、以色列的關系,只是暗中支持,但不能公開表態。對在巴林舉行的這場經濟研討會,也只有沙特、阿聯酋、巴林三個國家比較積極,埃及、約旦非常勉強,黎巴嫩、伊拉克、敘利亞等國家明確反對。

由于“世紀交易”明顯背離國際社會認同的“兩國方案”,歐盟、俄羅斯、中國等都持高度懷疑態度。沒有巴勒斯坦、阿拉伯國家、國際社會其他大國的參與,“世紀交易”即使不是胎死腹中,恐怕也會死在搖籃之中。就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都預言“世紀交易搞不成”。

“世紀交易”注定要失敗,但并不意味著它就是過眼煙云,更不是說它沒有任何實際意義。“世紀交易”的要害在于,它無情地折射出巴勒斯坦問題的殘酷現實。如今,以色列牢牢控制著加沙、約旦河西岸、東耶路撒冷,幾乎巴勒斯坦的全部領土。以色列允許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管理西岸3%的領土,卻不斷擴建定居點,蠶食巴勒斯坦領土。“世紀交易”不僅反映這種現實,而且要承認這種現實,更要使其合法化。

根據“世紀交易”的邏輯,既然巴勒斯坦沒有領土、經濟、政治和軍事資源建國,不如放棄抵抗,轉而謀取經濟利益,最終建立一個領土不完整、主權不獨立的政治組織。當然,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民和國際社會均站在正義立場上,根據國際法、聯合國決議、正義法則,堅持“兩國方案”。而且“世紀交易”也同美國歷屆政府的政策相悖。

有人可能會認為,“世紀交易”就是特朗普的一陣風,下屆美國政府就會另起爐灶重開張。可美國的政治現實決定,下一屆政府要把“世紀交易”推回去幾近不可能。長期以來,美國政府均希望在巴以之間維持適度平衡,不明顯偏向任何一方。但是,美國兩黨絕大多數選民卻是親以的,因此維持巴以平衡的政策類似于逆水行舟,非常吃力。一旦這項原則被突破,就需要加倍的努力才能恢復。可以預見,沒有一個政黨、政府愿意投入如此龐大的政治資本,來推翻特朗普創立的先例。

實際上,特朗普明知道“世紀交易”必然會失敗,還下大力氣推動,就是要留下歷史遺產。從特朗普的角度看,“世紀交易”一經公布就已經勝利了。它或將終結“兩國方案”,開啟“一國方案”時代。對于巴以問題而言,這種轉變不可謂不大,不能說不可怕。

國際社會能否形成對抗“世紀交易”的合力?巴勒斯坦軟弱無力,阿拉伯國家四分五裂,歐盟自身難保。從現在看來,特朗普政府破壞“兩國方案”,就像往坡下推車,很可能造成一瀉千里的后果。▲

(作者是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中東所所長)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