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涉足學術研究當明確邊界

2019-06-19 08:17:40 環球時報

方興東

近年來,筆者注意到一個現象,一些獨立的行業研究報告和政策報告,按照國際通例本該是企業提供經費支持學者做,現在卻是企業自己做完研究報告,再由一些知名學者去站臺熱捧,而社會對此也司空見慣。一些互聯網巨頭的企業研究院不斷擴張,兵強馬壯、待遇優厚,把國內最具影響力的專家學者都以委員會、顧問、特聘等各種方式匯聚團結在一起。他們大量發布調研數據、產業報告、政策建議。這些報告中的確有精品,不少顯然下了大工夫,甚或超過一般學者的成果。但要注意的是,站在社會治理的角度,企業和學者都有自己固有的角色,分別服務于公共性和私利性。如果企業在做學者的事情,學者去做企業的事情。誰來保證這些數據、報告和建議的獨立性和公正性?是僅僅依靠企業的良知嗎?

企業投入做研究院并發布研究報告,當然會追求利益最大化。利益至上是企業的天性,但是,基本的規則和邊界也必須要明確。例如,某互聯網公司曾在自己的企業網站公開發布社會招聘,其中名為“戰略競爭策略傳播經理”一職工作職責描述為:針對競品的不正當社會信息,能夠快速調動央媒及核心自媒體展開輿論,進行有效反制,形成高效的社會影響力,在北京及中央級媒體有深入關系;能夠配合各業務組,將公司突出能力以內參和調研報告的形式,輸出給甲方高層,形成于公司有利的“高層話語權”;圍繞高層關切及政府活動進行策劃傳播,將我司戰略級別的業務訴求慢慢植入,起到迎合、引導政策的作用,特別是在兩會期間,能夠引導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的議案提案中形成于我司有利輿論環境,同時形成對競爭對手的反制。連招聘廣告都如此直白,企業大力投入研究院主要目的顯然是心照不宣了,那就是試圖通過這種方式引導國家戰略和輿論導向,影響政策制定。

這些年來,憑借中國巨大的互聯網消費市場,互聯網巨頭迅速崛起與形成。但是,在此過程中,一些基本原則和界限,包括對學界的尊重,對媒體的敬重以及對法律和政府的敬畏,互聯網企業并沒有隨著自身的發展壯大而充分建立起來。很多互聯網巨頭本身就是具有影響力的媒體平臺,直接或者間接地掌握著大量網絡媒體,進而引起一些對大眾媒體操控和侵蝕的事件。

在學術研究方面也是如此。學術界是很難與企業比拼資源的。企業資金實力雄厚,又直接掌控著互聯網第一手的數據,這些數據一般不對外公開,對學者選擇性合作也有著自己明確的目的。包括資助高校學者的研究,其服務企業商業利益的目的性也從不加以掩飾。

企業投資做產業報告是好事,但邊界必須明晰。如果由一兩個個案發展成業內普通的現象,與國際通行慣例漸行漸遠,并不加限制地任其發展下去,為巨頭柔性控制學界等鋪平道路,將損害中國的網絡治理體系,使其無法形成長期有效的治理機制,導致最關鍵公共領域的獨立性喪失。由此下去,最終傷害的也是企業自身。長此以往會嚴重阻礙互聯網企業本身的全球化進程。試想,蘋果、谷歌與臉書等沒錢做報告嗎?它們沒錢動用各種專家嗎?不知道掌控話語權的好處嗎?當然不是,最關鍵的是他們知曉自己越界的性質所在,有所敬畏。類似這種報告,公共性是基石,獨立性是生命線。

所以,當下最有效的辦法是政府下決心建立規矩,明確界限。相關部門通過立法,建立包括企業發布研究報告在內的審核監督機制、企業資助專家學者的信息披露機制以及相關企業利益回避機制等一整套制度。只有這樣,中國的網絡治理才能走向正常化,公共利益和社會利益才能真正得到保證。就現階段來講,各級執法部門,尤其是反壟斷法的有效執行也應該切實關注這些滲透與影響,建立起正常的行業秩序和政府游說機制。而不能放任不管,繼續任由一些企業侵蝕媒體與學界。▲

(作者是浙江傳媒學院互聯網與社會研究院院長,全球互聯網口述歷史【OHI】項目發起人)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