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丁·沃爾夫:西方阻止科技流向中國注定失敗

2019-11-22 16:11:44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1月22日報道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11月19日發表該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的文章稱,西方阻止科技流向中國注定失敗。

文章開篇指出,紙張、活字印刷術、火藥和指南針的共同之處是,它們都是中國的發明。沒有它們,歐洲從15世紀開始取得的進步即使可能,也要艱難得多。

文章稱,這個故事說明了為什么人們應該希望有生產力的知識在全世界流動。知識也“想自由”,因為與商品不同,我使用你的創意并不妨礙你或任何其他人使用它。

但文章也指出,創造這個新想法很可能代價高昂。知識產權如此珍貴,以至于它已成為國際沖突的一個重要來源。

文章稱,自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中國的貿易政策不像19世紀的美國那樣帶有保護主義色彩。它還努力履行世貿組織規定的在知識產權方面的各項義務。但西方仍不滿意。

文章指出,中國不會接受永遠處于劣勢。西方也不應該希望它永遠處于劣勢。相反,應該希望中國人民在西方的創意的基礎上付出精力。進步就是這樣實現的。這種情況應該發生。事實上,這種情況已經在發生。

文章就此總結出4個結論:

首先,目前的知識產權并不是道德上或經濟上的絕對法則。可以說,如今的保護過度了:版權時間太長了,太輕易授予專利權了。這強化了壟斷。

其次,中國希望獲取最先進的技術,這不可避免,而且從長遠來看,很可能是有益的。無論如何,專有技術的流動不會停止。

第三,中國已經是新的專有技術的來源國。因此,中國保護知識產權的興趣越來越濃厚。這應該是中國與其合作伙伴達成新的解決方案的基礎。

最后,發達國家的人們應該減少對保護現有技術的關注,更多地關注將維持創新的資源和制度。現有知識的價值隨著流動而降低。取得進一步的進步至關重要。

文章最后指出,西方國家需要聯合起來,在世貿組織內部與不斷進步的中國達成新的解決方案。保護知識產權必須是討論的內容。中國決心成為創新引擎,這是正確的。在某些領域,它取得了成功,西方絕不能試圖阻止。

【延伸閱讀】美媒文章:中國知識產權保護態勢良好

參考消息網10月23日報道 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10月16日發表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研究員黃育川、杰里米·史密斯的文章稱,中國的知識產權記錄正在不斷改善。美國應當致力于與中國合作,促進公開創新,設計雙方都認為公平和互利的知識轉讓體系。

文章稱,人們關于中美貿易談判的猜測集中在雙方最終是否會選擇休戰或推動達成“全面協議”。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仍堅持認為他將獲得全面協議。任何重大交易都需要在一個關鍵的結構性問題上取得進展:知識產權。

美國并不“無辜”

文章稱,華盛頓對北京的要求是不現實的。美國自己轉向制定強有力的保護措施也用了一個世紀,這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文章認為,支持知識廣泛傳播符合社會利益,但知識的創造需要對創新的激勵。在制定適當的知識產權規則時,政府需要知道,采取保護措施會激發創造力,同時又會阻礙知識的傳播。要找到折中的辦法,他們必須評估本國的創新能力,考慮國際規范和標準,權衡“拿來主義”和激勵創新孰優孰劣,并在公司的短期利益與社會整體的長期利益之間尋求平衡。隨著一個國家從凈知識產權收購者變成凈創新者,其考量發生變化,強有力的保護措施也變得更具吸引力。

文章介紹,美國自己的知識產權制度始于1790年的《版權法》。該法明確規定不給予外國作品任何保護。規定指出:“本法不得被解釋為禁止在美國境內進口、出售、重印或出版任何地圖、圖表、書籍或任何由非美國公民撰寫、印刷或出版的書籍。”工業化初期,美國在侵犯知識產權方面堪稱“世界領袖”,這一事實在當前的討論中常常被忽視。最值得注意的是,商人弗朗西斯·卡博特·洛厄爾仿造并改造了英國的動力紡織機,幫助啟動了美國的工業革命。直到1891年,美國已進入獨立發明的黃金時代30年,美國的知識產權法也已經走過了整整一個世紀,《蔡斯法案》才最終通過,才向外國人提供了保護。

是什么促使了這種變化?文章稱,整個19世紀,在美國向價值鏈上游攀升的過程中,模仿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相對薄弱的知識產權保護有意對這一過程推波助瀾。然而,隨著美國自身創新能力增強,國內的利益相關者開始強烈要求加強美國的法律。在這一階段中,美國從一個凈知識產權收購者轉變為一個凈創新者,從而使天平倒向支持加強保護的一方。

文章指出,美國的經驗表明,知識產權往往與創新能力共同發展。但是,進步并不總是容易的,美國的參與者甚至在這個國家成為凈創新者后仍繼續參與竊取他人思想。例如,到20世紀初,美國在關鍵的化學工業方面遠遠落后于德國。決心“把有敵意的德國佬趕出我們的國門”,1917年的《對敵貿易法》授予《蔡斯法案》戰時豁免權,允許沒收敵國擁有的一切專利,并將其出售給美國公司。

中國走上正軌

文章稱,與美國的經歷相比,今天的中國正在走上正軌。首先,在1984年之前,中國沒有專利法。上世紀90年代,竊取知識產權的行為十分猖獗,盡管西方決策者在很大程度上忽視了這一點——當時中國專注于低端制造業,受到廉價而豐富的勞動力推動。

2001年,作為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條件,中國修改了專利法,這是朝著遵守國際標準邁出的重要一步。最近,中國概述了促進自主創新和支持戰略行業的努力,這加大了國內企業在獲取國外技術和發展國內創新能力兩方面的壓力。

總的來說,中國的知識產權制度在短短幾十年里取得了重大進展。例如,中國在專利數量上處于世界領先地位,這表明中國致力于在國內發展一個有活力的創新生態系統。侵權行為的最低損害賠償額不斷提高,專利保護的期限也不斷延長。

2014年,中國首次設立了三個專門的知識產權法院,還有多達19個知識產權法庭正在籌備中。就連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2016年的“301特別報告”中也指出,“在中國,知識產權的有效保護和執行情況態勢良好,取得了進展”。目前,在每年收購外國知識產權的開支以及研發總開支方面,中國在全球排名第二(不包括避稅天堂國家)。

文章指出,中國主動引領了這些變化,美國公司已經注意到這點:在中國美國商會的一項調查中,絕大多數受訪者表示,在過去五年中,中國對知識產權的執行情況有所改善。

施壓適得其反

文章稱,盡管中國取得了切實進展,但美國仍繼續向中國施壓,要求其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華盛頓還妄想在北京不進行報復的情況下,征收關稅作為對所謂違法行為的懲罰。然而,歷史教訓表明,懲罰性措施具有誤導性。

文章認為,一種更具建設性的做法應包含兩方面內容:

首先,在承認這一過程是長期性的同時,持續努力改善立法,并實施有效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美國還可以通過呼吁盟友要求互惠以及推動加強國際仲裁法庭的作用等方式,利用多邊渠道施加有意義的影響。外部壓力應該發揮重要作用,但最終中國的內部刺激因素將發揮更大的作用。

該戰略的第二個方面將化解美國安全機構的擔憂。美國安全機構致力于減緩中國不斷增強的創新能力的發展,甚至使這兩個經濟體脫鉤。試圖放緩中國的創新能力發展,只會削弱其加強保護知識產權的動力。與其違反他人意愿,美國倒不如致力于與中國合作,促進公開創新,設計雙方都認為公平和互利的知識轉讓體系。

文章稱,如果西方希望中國更好地保護知識產權,那么它也應該與中國合作,幫助其成為一個更具創新性的國家。

(2019-10-23 16:40:13)

【延伸閱讀】美企為中國知識產權保護進展點贊 仍將中國視為投資重中之重

參考消息網2月28日報道 美媒稱,在美國和中國為北京對待外國公司的方式而爭吵之際,許多公司看到了知識產權方面的進展。

據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網站2月26日報道,盡管美國和中國因為北京對待外國公司的方式而陷入貿易爭端,但許多外國公司說,有一個領域出現了一些積極的變化:知識產權。

中國美國商會2月26日說,59%的商會會員認為,北京在過去5年里加強了對知識產權的保護。這項在2018年11月13日至12月16日對314家會員公司代表進行的調查還發現,更多會員表示,在商標和品牌保護方面的執法在2016年至2018年間有所改善。

中國美國商會主席夏尊恩(蒂莫西·斯特拉特福德)2月26日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我認為,我們的統計數據表明,司法系統(在知識產權方面)的執法力度有所提高。”

報道稱,市場情緒的改善和最近的事態發展確實表明,在正確方向上取得了進展。

2018年12月底,中國宣布最高人民法院將從2019年1月開始審理知識產權案件。過去,這些案件只由各省份的高級人民法院審理。

報道稱,技術公司、資源公司和工業公司表示,它們的盈利能力受到來自中國企業的競爭加劇的影響。

盡管如此,中國仍是這項調查的受訪者近期全球投資計劃的重中之重。他們說,中國國內消費增長是一個主要的商業機會。

報道稱,航空航天、醫療服務、零售和分銷等行業對中國的投資環境最為樂觀。

(2019-02-28 09:03:42)

【延伸閱讀】英媒說了句公道話:中國企業并非知識產權偷竊者——

參考消息網2月13日報道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網站2月7日刊發文章稱,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近年來正在飛速得到改善。中國企業并不是知識產權的偷竊者,尤其是隨著中國企業申請更多專利,它們保護專利的愿望也更加強烈。

文章稱,去年夏天,天安門廣場旁邊的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了一次別致的展覽。這一展覽出人意料地受到歡迎。一百多萬人排隊參觀了1836年至1890年間向美國專利局提交的60余項制作精美的專利模型(全部屬于美國特拉華州哈格利博物館藏品)。據哈格利博物館館長戴維·科爾說,一位著名的參觀者是1985年獲得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第一項專利的胡國華老人。這提醒人們,知識產權保護在中國還是多么年輕;相比之下,美國的第一項專利是1790年由喬治·華盛頓簽署的。

文章稱,知識產權是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對華貿易戰的主要內容之一,也是美國起訴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的癥結所在。在這些事件中,美國政府都試圖給人留下這樣一種印象,即從西方竊取情報是中國企業的慣用手法。但這是一種懶惰的想法。

文章指出,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近年來正在飛速得到改善。隨著中國企業申請更多專利,它們保護專利的愿望也更加強烈。根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數據,2017年,中國占到全球專利申請量的44%,中國提交的專利申請數量是美國的兩倍。中國公司在專利問題上相互之間的起訴超過了其他所有的國家。

文章稱,越是具有創造性,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就越有利于中國。華為公司是2017年世界上最大的國際專利申請者;無論人們對于華為公司存在怎樣的疑慮,都很難懷疑華為公司對創新的投入。阿里巴巴集團的一位高管指出,隨著中國企業在全球擴張,它們也因為自己的想法被竊取而蒙受損失,從而使它們更熱衷于保護知識產權。

文章指出,企業高管承認,知識產權制度存在漏洞。但這并不是說他們贊同特朗普夸夸其談的做法,因為特朗普的做法加深了人們認為美國試圖遏制中國崛起的感覺。正如一位高管所言,“沒有人喜歡被稱為小偷——小孩子都不喜歡”。

文章稱,美國人也不是圣人。正如哈格利博物館館長科爾所指出的,美國專利局早期向外國人,尤其是英國人收取的專利費用高于向美國人收取的專利費用,因為當時美國正在與英國展開一種早期版本的“戰略競爭”。不過,天安門廣場旁邊的展覽沒有強調這一點。

(2019-02-13 11:24:40)

【延伸閱讀】斯蒂芬·羅奇文章:美對華知識產權指責站不住腳

參考消息網1月17日報道 彭博新聞社網站1月15日發表美國耶魯大學杰克遜全球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斯蒂芬·羅奇的文章《中國真的在作弊嗎?》稱,美國在美中經貿摩擦中針對中國的指摘其實是“三人成虎”,并無確鑿證據予以佐證。

斯蒂芬·羅奇表示,有句話叫做“三人成虎”。美國在初露端倪的美中經貿摩擦中針對中國的指摘就是這種情況。美國政界各派現在理所當然地認為,中國迫使美國公司轉讓關鍵技術以換取它們進入大陸市場,中國還大肆開展黑客活動,竊取知識產權,不公平地大規模補貼其高技術產業——這一切使人擔心中國對美國的繁榮構成了切實威脅。

羅奇稱,過去幾個月里他與許多長期關注中國的觀察人士一樣,在廣播電視里出現的時間格外多。他發現,采訪通常以錯誤的前提開始,接著是一個具有欺騙性的提問:“大家都知道中國每年竊取價值數千億美元的美國知識產權。美國難道不該馬上直面它的最大經濟威脅嗎?”

但是,“大家”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呢?這一斷言源自美國知識產權防盜委員會報告里的調查結果。2017年,該委員會估計,知識產權剽竊每年給美國經濟造成的損失在2250億美元到6000億美元之間,區間特別大。據認為,商業機密失竊占總數的80%至90%,其余為假冒和軟硬件盜版。

然而,說到商業機密失竊,問題就來了。這一估計并無確鑿的數據予以佐證。

羅奇指出,知識產權防盜委員會依據的是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和責任企業與貿易中心2014年發布的一項研究結果。而那項研究結果本身依靠的就是并不可靠的第三方模型——實質上就是利用關于販毒、腐敗、職業欺詐和非法資金流動等惡劣行為的數據進行統計估算。雖然這些是任何一個國家都可能有的問題,但知識產權防盜委員會僅憑這些信息就認定國內生產總值(GDP)因知識產權盜竊行為而遭受了1%到3%的損失,這難以令人信服。

羅奇認為,對于其中多少損失應歸因于中國,該委員所估算的結果更值得懷疑。

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報告稱,2015年查獲了近13.5億美元的假冒和盜版商品。于是,該委員會使用了一個由經合組織研究人員構建的模型,換算出了美國在這方面的總體損失。結果,美國損失中的87%指向了中國——52%來自內地,35%來自香港。由于沒有關于盜版軟件的直接統計數據,因此委員會又用了一個(來自商業軟件聯盟的)“模型”,將盜版軟件對美國造成的損失中的61%強加給了亞太地區。

文章稱,總之,關于中國涉嫌從美國竊取知識產權一事,“大家都知道”的全部情況都來自不可靠的模型提供的不足為信的證據。

羅奇表示,遺憾的是,同樣值得懷疑的方法被用來佐證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去年3月發表所謂301條款報告時提出的觀點,并被用來證明美國對中國發動關稅戰合情合理。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觀點的核心是:公司在中國大陸建立合資企業時,被迫轉讓技術。

羅奇指出,合資企業架構是雙方自愿簽訂的契約,美方和中方合作伙伴在共同努力打造新業務的過程中共享人才、戰略、操作系統、工藝設計以及生產技術不足為奇。

但就連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也承認,它沒有確鑿證據來證明這種共享是被迫的——而那是它指責中國的核心內容。與知識產權防盜委員會開創的值得商榷的先例一樣,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依據的也是委托調查所得到的結果。在這個由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進行的調查中,19%的受訪者稱其曾經被迫向中國合作伙伴轉讓技術。奇怪的是,在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最新調查(2018年)中,99%的受訪者認為過去一年知識產權保護情況沒有惡化。

羅奇稱,偏見甚至還體現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提供的有關網絡攻擊的證據中。盡管有報道稱近來出現了得到政府支持的中國黑客入侵網絡的事件,但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記錄在案的攻擊事件大都發生在中美兩國2015年9月簽署網絡協議之前。

羅奇認為,美國對中國的控訴依據的是一些禁不起認真核查的道聽途說和不可靠證據。隨著貿易戰如今的形勢演變,美國現政府的英明做法是停止依靠這種不真實的材料。

(2019-01-17 16:43:16)

【延伸閱讀】“知識產權”只是美國對華發難的借口,真正原因是——

導讀:《外交學者》網站文章認為:美國政府的核心關切并非是所謂中國侵犯知識產權,而是由于美方將中國視為競爭者,所以不能接受中國獲得最新技術的“戰略后果”。文章認為:“一個霸主建立的經濟體制如果不進行徹底的變革,它基于自身利益考慮,就不可能容忍競爭者的出現。”

參考消息網1月12日報道 美國外交學者網站1月8日刊登肯塔基大學帕特森外交和國際商業學院助理教授羅伯特·法利的文章《美中知識產權糾紛的戰略后果》,副標題為《中國完善其知識產權制度真的會有用嗎?》。文章稱,盡管所謂中國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為美國加緊貿易戰提供了素材,但它們很可能不是特朗普政府的核心關切。事實是,一個霸主建立的經濟體制如果不進行徹底的變革,它基于自身利益考慮,就不可能容忍另一個霸主的出現。

文章稱,對于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現狀,美國和中國持不同看法。中國認為,在建立保護國內外知識產權的監管制度方面,它在很短的時間內取得了長足進步,這一監管制度已經支撐起了非常具有創新精神的國內經濟。現在,中國國內經濟所產生的知識產權居于世界首位。

但問題似乎已經有所轉變,它不再是中國到底有沒有“偷竊”技術的問題,而更多關涉到“允許中國獲得全球經濟中最具創新性技術的戰略后果是什么”。然而,這一問題并不是中國更新和完善其知識產權制度就能解決的。

文章稱,對中國最嚴重的抱怨之一涉及北京投資美國科技初創企業的戰略,這一戰略既確保了對知識產權的使用權,同時又能阻止美國(由于美國國防部的合同規定)獲得知識產權。但由此也能看出,問題不是出在中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不嚴上,而是由美國國防部的合同規定所造成的。

對這一情況投入關注可能要比糾纏知識產權問題簡單得多。事實是,一個霸主建立的經濟體制如果不進行徹底的變革,它基于自身利益考慮,就不可能容忍競爭者的出現。20世紀初幫助美國崛起直至世紀中葉確立美國霸權的全球經濟體系,其整個轉型過程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席卷歐亞的災難性戰爭所掩蓋了。

對比美國對蘇聯發展的反應也有助于觀察當下事態。美國為對付蘇聯而建立的出口管制體系,主要不是出于擔憂知識產權被侵占。蘇聯的知識產權制度比人們普遍認為的要更加復雜和主流,美國也并沒有對蘇聯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提出過多抱怨,這既是因為蘇聯沒有參與全球經濟,也是因為所謂的知識產權保護本就無關緊要。因為即使蘇聯完全遵守美國的知識產權法,出于國家安全原因,美國也會把蘇聯排除在先進技術之外。這就是為什么美國沒有容忍蘇聯對美國的高科技公司進行投資,也沒有在其大學系統內接納大量蘇聯工程專業學生。

文章認為,今天的情況在一些重要方面已經有所不同,特別是美國消費者從對華貿易中獲得了巨大好處,美國科學界也從中國學生身上得了好處等等。不過,盡管所謂中國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為美國加緊貿易戰提供了素材,但它們很可能不是特朗普政府的核心關切。這就意味著,中國不可能簡單地通過改善其遵守知識產權保護的記錄來解決問題。(編譯/林朝暉)

(2019-01-12 21:11:01)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