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代刻劃花陶瓷裝飾技法中的美學思想

2019-11-23 00:11:07 大觀 2019年9期

李文成

摘 要:刻劃花陶瓷裝飾技法以藝術性強、線條生動活潑等特點為人們所喜愛。文章針對唐代刻劃花工藝技法、刻劃花布局和題材從唐代美學思想的審美意象和“氣”兩個方面進行剖析,從而揭示唐代刻劃花這一技法的藝術價值與審美價值。

關鍵詞:唐代刻劃花;審美意象;陶瓷裝飾

一、唐代刻劃花陶瓷工藝技法概述

陶瓷裝飾作為一種藝術表現形式,在不同的時代有著不同的審美特征。隋唐五代時期的陶瓷裝飾中就已出現刻劃花裝飾技法,其中唐代越窯青瓷就以刻劃花作為其裝飾技法。刻劃花是“刻”與“劃”兩種裝飾手法,其中刻花是直接在尚未干透的瓷坯上用竹質、骨質或鐵質的平口或斜口刀具刻出花紋,其刀法大多采用“斜刀廣削”“直刀深刻”,刻畫時候用力較重,呈現陰陽兩面。其線條深淺不一,層次鮮明,具有強烈的立體裝飾效果。劃花是用針狀的竹質、骨質或鐵質工具在坯體上劃出花紋,劃的時候用力較輕,劃痕較淺,稱為劃花。其線條粗細均勻,流暢生動。刻花與劃花平時也相互結合進行裝飾,在相互結合使用時,往往也有先后次序,其畫面效果更為生動,富有層次感。

(一)唐代刻劃花陶瓷工藝技法在唐代審美意象中的體現

自從魏晉南北朝美學家提出“意象”這個范疇之后,人們認識到藝術的本體是“意象”,藝術的創造,也就是“意象”的創造”。唐五代書畫美學家認為,“意象”應該具有和造化自然一樣的性質,即所謂“同自然之妙有”。唐代孫過庭在《書譜》中把書法藝術的意象比作奔雷、墜石、鴻飛等等,是為了說明其對于意象追求的應該是自然物的本體和生命。對于線的運用是中國傳統裝飾藝術的一大特色,中國繪畫、中國書法等都對線的運用十分講究。那么對同一時期的唐代陶瓷裝飾技法刻劃花來說,同樣是以線條來傳情達意,追求其審美意象。

刻劃花在裝飾手法上注重線條、刀法、紋飾的表現。刻劃花線條可分為斜角形、月牙形、鐵線形。其中斜角形線條前粗后細、用筆肯定,線條剛健流暢而不呆板,具有強烈的速度感和力量感的審美感受,常運用于外輪廓的刻畫。月牙形線條多用于描繪花朵卷曲的花瓣和圓弧的轉折,一筆劃成卻靈活生動地呈現出線和面、陰和陽豐富的層次畫面。鐵線形線條粗細均勻,從頭到尾無變化,多用于描繪葉子的筋脈、底部紋飾和細碎處。“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刻劃花的線條的審美意象表現了造化自然的本體和生命,先對自然本身進行審美,再從自然世界中的物進行提煉,也是“自然而然之自然”。

(二)唐代刻劃花陶瓷工藝技法在“氣”中的體現

唐代荊浩提出“氣者,心隨筆運,取象不惑”,解釋了“氣”是通過自然的形象得到表現,同時“氣”也揭示了在創造審美意象時的一種高度自由,即“心隨筆運”。刻劃花在刀法上對于“氣”的體現十分明顯,書法中講究“力透紙背”,雕刻上講究“入木三分”,而刻劃花技法用筆準確。刻劃刀法創作時不拘泥一劃一式,不同窯口的刀法也各有不同,但是其本質都是由心中所感,將世間形象經過心中提煉加工,在創作中,心手合一,把握節奏與韻律,講究一氣呵成。

“似者,得其形,遺其氣;真者,氣質俱盛。”不能一味孤立地描繪客觀物象的外形,而是要重在體現“真”,進而體現自然的本體與生命——“氣”。劃花多用于形象的外輪廓線,采用陽刻手法塑造形象,追求類似真實的物體的質感。而刻花用于形象細部描繪,用陰刻手法豐富畫面。刻劃花采用以線托形的表現手法,線面結合,層次分明,疏密有致。在“似得其形中”使之體現“真”,進而在“真”的基礎上又體現了“氣”。

二、唐代刻劃花陶瓷裝飾布局和題材概述

唐代刻劃花陶瓷裝飾布局大致可分為滿地裝飾和疏朗留白。孟子曰:“充實之謂美。”當線條、紋樣和結構都達到一定的程度時,這種充實的畫面就是一種美的境界。滿地裝飾主要裝飾在器物的內部或表面,常見于曲口圈足碗、盞托、粉盒等。這一時期最為突出的是荷花、荷葉紋樣,布局一般為單束荷花或一對團狀荷葉,荷花正面展開的紋樣,圖案對稱分布,布滿整個器物。在圖案紋樣的發展階段都是要經歷一個繁與簡、具象與簡化的過程。疏朗留白裝飾常見于盞托、粉盒、圈足碗、四系罐、執壺等等,畫面留白部分增多,紋樣多為單元圖式組合排列。疏朗的排列布局是為了適應器物的外觀需要和器型的要求,唐代刻劃花紋樣題材多為小鳥、云紋、荷花、海棠、魚紋、寶相花等,多為自然之物。同時其裝飾紋樣趨向簡化裝飾,多為對具象的紋樣進行簡化抽象和符號化的概括。

(一)唐代刻劃花陶瓷裝飾布局和題材在唐代審美意象中的體現

唐代刻劃花裝飾紋樣涉及的主要題材基本上是來自于現實世界的自然物。工匠將身邊隨處可見的事物刻劃于坯體上,這是創作者自我創作意識和審美意象的共同產物,同時體現了它具有審美意象的形象性。 任何具有審美意象的事物都是創作者的獨特創造,刻劃花花紋取法于自然界的實體之物,所描繪的紋樣也是實體之物,但是它將實體之物的形象,通過自我創造的意識分解為每一個線條及線條的形狀,對畫面空間的留白設計都進行了形象的提煉與抽象化,因此唐代刻劃花也具有主觀性。審美意象是一種由想象力形成的形象顯現,是由外觀事物在內心喚起的感性形象,在刻劃花的裝飾上大多體現為意象的圖樣,而不是寫實具象的圖樣,因此唐代刻劃花紋樣也具有抽象性。

(二)唐代刻劃花陶瓷裝飾布局和題材在“氣”中的體現

唐代刻劃花整體布局體現著陰陽結合,象征著中華民族對于陰陽的崇拜,對于探究生命本體的追求。曲線的線條蘊含著勃勃生機,在由曲線布局的畫面中,形成蜿蜒的空間,相互交織又相互聯系,給人感覺有無形的線將這些空間相互連接,仿佛有氣體在自然順暢地穿梭其間。

在美學范疇中的“氣”指自然界的本體和生命,而匠人們要在“度物象而取其真”的基礎上,把握自然物中的“氣”,就必須將自然界中的物質本體形象與其所代表的內在精神相結合,所以“氣”也可以解釋為設計者創造審美意向的一種高度的自由。唐代刻劃花陶瓷的裝飾題材中以植物紋居多,多以荷花、牡丹、荷葉等為素材。牡丹高貴,是花中之王,其花型碩大,寓意吉祥富貴。荷花紋樣的盛行與佛教的傳播有著密切的聯系。在刻劃花中將其作為主要紋飾放在畫面中心,花瓣往往選取盛開的造型,其花桿和葉子則作為次要紋飾對稱地分布在左右兩側,一花一葉相映成趣,顯得活潑生動,富有創造力。

三、結語

刻劃花是陶瓷裝飾的一種重要裝飾手法,而唐代刻劃花的工藝技法是以線條來傳情達意,是從自然世界中對物進行提煉,追求生動活潑的審美意象。而唐代刻劃花裝飾題材基本上是來自于現實世界的自然物,通過主觀意向對其進行了形象上的提煉與抽象,從而在觀者的內心喚起感性形象。唐代刻劃花在刀法上追求“心隨筆運”,在創作中,把握節奏與韻律,一氣呵成。唐代刻劃花的整體布局則是體現中華民族對于陰陽的崇拜,而其吉祥的主題也是古代人們尊重自然、敬畏自然的體現。唐代刻劃花體現的審美意象是在追求達到 “自然”的境地。所謂“自然”,就是要表現“氣”,這樣的審美意象才是具有生命力的。

參考文獻:

[1]葉朗.中國美學史大綱[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

[2]馮先銘.中國陶瓷[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3]方憶.唐代越窯青瓷刻劃花之相關諸問題[J].故宮博物院院刊,2006(1).

作者單位:

景德鎮陶瓷大學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