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鼠記

2019-11-23 00:11:52 翠苑 2019年5期

茂戈

1

老婆是在起夜時發現家里有老鼠的。

那時我正迷迷糊糊地做著一個夢,家里來賊了。賊尖嘴猴腮的,躡手躡腳地蹓進飯廳,正要打開冰箱……驟然,飯廳傳來老婆撕破夜空的一聲尖叫:呀——我條件反射從床上躍起,順手抓起床頭柜上的煙灰缸,光著腳就往飯廳跑。

飯廳里,老婆因減肥顯得有些松弛的身子直哆嗦,披頭散發的。我的腦子仍浮現夢里那個尖嘴猴腮的賊,四下尋找。老婆指著冰箱處顫抖著聲音叫道:耗子!有耗子!

哦——我打出一個長長的哈欠,嘟囔著說,大驚小怪。轉回寢室倒下床去。老婆迅疾跟進來,一把扯開被子,抓住我的手,睜著她的單眼皮大眼睛,命令道:快,起來打耗子!

老婆特怕老鼠。我雖惱火,卻也無可奈何,只得睜著迷迷瞪瞪的睡眼返回飯廳,問:耗子在哪兒?

老婆躲在我身后,說:冰箱底下!

我朝冰箱走去,老婆立即側身躲在飯廳與客廳的走廊拐角處,只探出一個腦袋小心翼翼地看著。我提起掃把,碰了碰冰箱底沿,想:老鼠要躲在下面,這樣一嚇,應該會跑出來的。結果老鼠沒嚇出來,倒把老婆的頭給嚇得閃了回去。

老婆躲在拐角小心地問:出來沒有?

我沒好氣地說:沒有!

老婆的頭又小心翼翼地探出來,說:真的,我看見它跑到冰箱底下去的。要不,你趴下看看?

我只得趴在冰冷的瓷磚上朝冰箱底部看去,什么也沒有。我說:哪兒有?

老婆不相信地看著我,我將手里的棍子往冰箱底部伸去,又胡亂揮掃幾下,邊揮掃邊說:你看,真的沒有!

老婆的心這才平靜了許多,卻仍膽戰心驚地走過來,說:我親眼看見它跑到冰箱底下去的,怎么會沒有了呢?

睡意一陣一陣地襲來,我敷衍著說:肯定是剛才我們離開的那會兒,它趁機跑了。

老婆抓住我的胳膊,大叫:那快點到處找找!

我惱火起來,嚷道:家里這么大個地方,怎么找?

老婆一見我這樣,想想也是這個道理,說:那你明天起床后再找?我只得點頭,逃也似的回到寢室。老婆腳跟腳地爬上了床。上了床,老婆搖著我的身子,心有余悸地說:哎呀,剛才好嚇人喲!剛才我上廁所路過飯廳,剛打開燈,那耗子就眼睜睜地瞪著我。天啦,那眼睛射出來的光好嚇人喔!你看看我身上,還有雞皮疙瘩呢……

我翻過身去,老婆又固執地把我翻過來,臉湊到我面前:天啦,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惡心的東西!

我嚷道:這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老婆沒理我這話,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抓住我的胳膊說:哎呀,咱家怎么會來老鼠?我睜開一只眼,說:你不是說,前段時間一二樓都有老鼠了嗎?

可咱們這是4樓呀!再說了,一二樓有耗子后,我把下水道周圍都堵死了的,它是怎么跑進家里來的?我煩躁地拋出一句:你問耗子去。

老婆帶著幽怨的眼神看我一眼,小嘴兒嘟囔道:人家好怕喔!

我沒了脾氣,朝她叫道:你不睡還不讓我睡?你知不知道我有神經衰弱癥?

老婆住了嘴,我以為她會就此消停,正準備睡一個安穩覺時,老婆又拿起她的手機,百度出“老鼠”,然后一字一句地念給我聽:老鼠是一種嚙齒動物,體形有大有小。種類多,全世界現有450多種。老鼠是現存最原始的哺乳動物之一,大約在恐龍時代就已出現,它們生命力旺盛。會打洞、上樹,會爬山、涉水,而且糟蹋糧食、傳播疾病,對人類危害極大……

老婆捅了一下我的身體,說:聽見沒有,耗子對人類危害極大!明天一定要把耗子抓住!

我心里更加煩躁,但我還是控制住自己了,說:好的。見我答應,老婆又繼續念道:除了人類以外,老鼠是哺乳類中繁殖最迅速且最成功的。以經常在人類生活地區活動的小家鼠為例:每年可懷胎多達8次,每胎可誕生幼鼠4至7只……念到這兒,老婆夸張地叫了起來:一年8胎,一胎7只,一年就是56只!呀——你聽見了沒有?如果不把我們屋里的老鼠打死,一年后我們屋里就全是老鼠了!呀——太可怕了……

我一屁股坐起來,吼道:不就一只老鼠嘛,有什么可怕的?

老婆瞪著我,突然神經質地說:家里肯定不止一只老鼠!

2

家里的老鼠果真不止一只。

那晚,我和老婆打完麻將回到家已近深夜一點了。開門時,老婆躡手躡腳地,我以為老婆這般小心是怕驚著了鄰居。老婆上次看見老鼠的尖叫就把鄰居驚著。燈驟地被打開,我正準備跟隨老婆進門,這時冷不防地聽到老婆顫抖地發出一聲尖叫:呀——

這一聲驚心動魄的尖叫,把我的心都嚇到嗓子眼兒,差一點就蹦出來了。我捂著胸口問:咋的了?

老婆指著飯桌:老鼠!老鼠!

飯桌上空空如也。我看著老婆,老婆睜圓眼睛說:我真看見了,一開燈就看見了,那耗子直瞪瞪地站在飯桌上看著我。哎呀,它居然一點都不怕我……

現在跑哪兒去了?

老婆指著冰箱肯定地說:冰箱底下。

我迅速跑到陽臺,找了根棍子來到冰箱前,迅速將冰箱里側靠死墻,堵住老鼠一側出路。心想,這下看你往哪里逃?

老婆仍躲在走廊拐角處,只探出半個腦袋小心翼翼地看著。

我將棍子伸進冰箱底,一陣猛掃,冰箱兩側被我的棍子擊打得“叭叭”直響,卻空空如也。我又提著棍子仔細查看冰箱四周,仍舊沒見老鼠的絲毫蹤跡。

我茫然地問老婆:怎么回事兒?老鼠是不是跑廚房去了?

老婆斬截切鐵地說:絕對沒有。我就是擔心它跑廚房去,你剛才找棍子時,我一直盯著的,它肯定就在冰箱下面!我又再次埋頭查看冰箱下面,光滑的瓷板磚上,確實空空如也呀。奇了怪了,這老鼠還會遁身術不成?你看看冰箱底部安放發動機的地方有洞沒有?老婆提醒到。我幾乎將臉貼在冰冷的磁磚上,斜著眼睛往上一瞧,果然有個洞。

我小聲地叫道,站起身來對老婆說,怪不得上次沒看見它,原來它藏在里面!

老婆睜圓眼睛問:看見啦?

我說:還沒有,要有,它一定在里面!接著,我摸了摸腦袋,說:它藏里面,棍子又伸不進去,怎么打呢?

老婆說:趕緊把冰箱弄到衛生間里去!

這是一個好辦法,衛生間只一米五見方,老鼠要是從冰箱里跑出來,在這么小的地方也方便收拾它。我趕緊斷電,將冰箱里的東西取出來。冰箱后側是滾子,我很輕松地將冰箱推到衛生間,將冰箱側倒在門口,堵住衛生間的門。

我從冰箱上跳進衛生間,往冰箱底部發動機的地方一瞅,一只老鼠正在洞口探頭探腦,一見我,一下子又縮了進去。我興奮地說:看見老鼠了,給我拿棍子來!

老婆在拐角處叫道:不,它要跑出來我咋辦?

我只得從衛生間里跳出來。拿棍子的時候,看見桌子上還有把水果刀,也隨手拿了。老婆見我拿水果刀,嘴張了張,卻沒有說出話來。

我再次從冰箱上跳了進去,棍子倒是剛好能伸進去,但在那個狹小的空間里一點都不靈活。接著,我又看見老鼠跳進發動機上面的小盒子里,小盒子是半U形的,我朝小盒子戳了戳,水果刀也沒辦法了。

怎么辦?不可能為了一只老鼠把一兩千的冰箱毀了吧,這樣豈不虧大發了?

老婆聽完我的顧慮后,轉身回到臥室,不一會兒找來一個鐵絲衣架,從拐角處扔給我,說:你把它彎成“L”形,再往里面戳。真是一個好辦法,我興奮地夸獎說:老婆真聰明!

我立即將衣架一側折成“L”形,將它伸進小盒子里,戳了兩下,我就看見一根老鼠尾巴從里面伸了出來,我趕緊左手拿起水果刀,朝老鼠尾巴扎去。但左手沒有準力,沒扎著。

我將水果刀換成右手,左手拿著“武器”往小盒子里戳。同時,為防止老鼠從小盒子里逃出來,我時刻將水果刀伸出洞口,只要它敢出來,我會爭取第一時間將水果刀扎向它!

我感覺“武器”戳到老鼠身體了,老鼠在我的“武器”上掙扎,我狠狠地頂著,老鼠的一條腿從一側露了出來,我立即一刀扎下去,正中老鼠大腿,老鼠大腿隨即在我的刀尖上劇烈顫抖,“吱吱”地痛叫……老鼠越掙扎扎得越深。

我興奮地向老婆叫:扎住老鼠了!

老婆在拐角處興奮地叫:扎死它!快,扎死它!

我確定刀尖已經扎透老鼠大腿了,順著刀往上方一拉,整只老鼠露了出來。老鼠并不大,也許它已經知道逃不掉了,在我的刀尖下掙扎幾下后一動不動,用可憐的眼神看著我。我毫不猶豫地將棍子伸進去,猛地一下狠命地頂住老鼠的頭,老鼠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就氣絕身亡了。

我向老婆報喜:打死了!打死了!

老婆說:趕緊把它弄出來丟了!

我用刀尖挑出老鼠,找了一個垃圾袋裝好,下樓將老鼠扔進垃圾箱。回到家,老婆還在拐角處躲著。我正要取笑她,老婆說:我回來時,好像看見的是兩只!

怎么可能?

老婆說:真的,你再去看看。

我一看時間,已是深夜一點半了,心里說:神經兮兮的。徑直走到廚房,準備將冰箱搬回飯廳。哪知剛一動冰箱,一只老鼠從底部“嗖”地跳了出來。

老婆聽到老鼠在衛生間亂竄的聲音,尖叫道:呀——我就說有兩只的!

老鼠在狹小的衛生間里想一下跳上玻璃窗,又想一下順著水管爬到天花板,還想一下跳上冰箱突破衛生間的門……可它力量實在太小,都以失敗告終。我提著棍子守在衛生間門口,耐心地看老鼠在里面亂竄,興奮地想:這大概就是甕中之鱉的情景吧!

終于,老鼠竄累了,或許也知道這樣亂躥是徒勞無功的,縮在洗漱臺角落里一動不動。

我跳了進去。我以為老鼠會做垂死掙扎,可它沒有。它被我一棍子頂住,死去了。

我提著第二只老鼠出門,老婆忙說:快,把你那打老鼠的棍子、衣架,還有水果刀都拿出去扔了!

我驚訝地看著她,說:棍子、衣架可以扔,水果刀怎么能扔?你不用水果刀削蘋果吃啦?你不減肥啦?

老婆尖聲說:天啦,那削的蘋果還能吃嗎?

等我把第二只老鼠以及打老鼠的棍子、水果刀處理完回到家,老婆仍在拐角處,見我回來,忙問道:打耗子的棍子扔了?我說:扔了。老婆仍不放心地補充問道:水果刀呢?我說:也遵照你的吩咐,扔了!

剛喘出一口氣,老婆又緊張兮兮地問:你說,家里還有耗子沒?

我又好氣又好笑,伸手去拉老婆想安慰一下她。哪知老婆猛地一把甩開我的手,像甩掉一個極其厭惡的東西,尖叫道:呀——把你的爪子拿開,你那碰過老鼠的爪子!

3

我總感覺家里還有老鼠。這兩天來,老婆一直在我耳邊嘮叨。

我調侃地說:你想想,家里那兩只老鼠原本是夫妻,再來一只小三,它們不吃醋打架嗎?我的這個幽默也沒有逗笑老婆,卻反而讓老婆擔憂地說:它們如果是夫妻,肯定還生有孩子。我哭笑不得:老鼠又沒有實行計劃生育,只生一個!再說,它們那么小,怎么能生出老鼠來。老婆終于遲疑著點點頭。可不一會兒,老婆又湊到我面前,說:真的,我感覺家里還有老鼠!

這回又被老婆說中了,家里還真有第三只老鼠。看來,女人的第六感覺真的很準。

那晚,老婆先是在客廳里減肥,累了,關了客廳的燈,躺在沙發上看電視。那是一泡沫劇,要晚上一兩點鐘才結束。

一小時后,那只老鼠粉墨登場了。

老鼠先在客廳的拐角處賊頭賊腦地瞅了一會兒。老婆正被電視里的主人公吸引,男女主人公愛得死去活來,賺了老婆不少眼淚。見老婆沒反應,老鼠順著墻根鼠頭鼠腦地跑到電視柜前,這下被老婆敏銳地發現了,老婆渾身猛地一個激靈,身體像上足發條似的,一下子就從沙發上彈跳起來,用盡全身的力量發出一聲聲嘶力竭地尖叫:呀——呀——

第三只老鼠是被粘鼠板粘住的。

我和老婆上網查找,發現粘鼠板對捕鼠極為有效。為買粘鼠板,我和老婆駕車幾乎把小縣城逛了整整一遍,一路詢問,終于在一個幽深的小巷子里看見一位白發蒼蒼擺地攤的老婆婆在賣。老婆欣喜如狂,一下子將地攤上的5張粘鼠板全部收購。

回到家,老婆馬不停蹄地把5張粘鼠板全部打開:一張放在廚房下水道旁;在飯廳冰箱的兩側各放一張;一張放在客廳電視沿墻處;另一張放在靠沙發的墻角。5張放好后,老婆看了看臥室,十分遺憾地說:要是在臥室和書房再各放一兩張,就確保萬無一失了。

我因為有輕微的神經衰弱癥,以前老婆要看泡沫劇時總在客廳,不影響我休息。自從客廳出現老鼠后,老婆不容我反對轉移到臥室。不過老婆還是體諒我,將電視的聲音盡量放小,甚至靜音,只看字幕。

那晚,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猛地被老婆一腳踹醒。老婆雙手扯著被子,只露出半個腦袋,急切地說:有耗子的叫聲,快去看看,是不是粘住老鼠了?

我一聽,確有老鼠聲音從客廳傳來,“吱——吱——”地叫得無奈又悲凄。我被什么東西刺激了似的一下子興奮起來,跳下床,兩步跨到客廳。

果然,在客廳電視機沿墻邊的粘鼠板上,粘了一只老鼠,跟前兩只一般大小。見我來,老鼠睜著可憐的眼睛看著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掙扎了幾下。可粘鼠板黏性太強了,老鼠在粘鼠板上徒勞無功。

快,把它打死!老婆在臥室里叫。

我淘氣心頓起,將粘鼠板拿在手上,老鼠在我手上的粘鼠板上白費力氣地掙了掙。我拿著粘鼠板來到臥室,老婆一見老鼠,發出一聲:呀——一把扯過被子,將自己蓋得嚴嚴實實,裹在被子里的身子還顫抖了幾下。

你個該死的,快點拿開!老婆急切的聲音甕聲甕氣地從被子里傳出。

我哈哈大笑:老鼠都被粘住了,你還害怕啥呀!

快,快拿開!一只構不成任何威脅的小老鼠有什么可怕的?也不知是哪根神經跳了一下,我決定鍛煉一下老婆的膽量。我故意朝外走了一圈后回來說:老鼠被我扔了。其實,老鼠就藏在我背后的手上。

老婆小心翼翼地閃動兩下眼睛,不相信地問:真的扔了?這么快?

我驟然將老鼠舉到她面前,老婆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狠狠地嚇了一跳,整個身子先是條件反射般往后一抖,隨之雙手猛地抓住被子,一把蒙住自己的頭。因為動作過猛,老婆光潔的腿露了出來,但很快“嗖”地又縮回到被子里去了……伴隨著這一整串動作的,還有老婆的一聲聲尖叫:呀——呀——

也許老鼠也被老婆的尖叫聲嚇著了,隨即也發出一聲:吱——吱——

我興奮得哈哈大笑,說:你叫的聲音跟老鼠差不多。

第二天,老婆開始在家里大掃除,翻箱倒柜,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該扔的扔,該重新歸整的重新歸整了。收拾前,老婆非要我跟她一起收拾,說:主要是收拾衣柜、書柜、床,這些地方容易藏老鼠……

收拾了整整一天,終于歸整完畢,家也煥然一新。

我以為從此天下太平了,但老婆卻仍不斷地在我耳邊嘮叨:這三只老鼠到底是從什么地方進入咱家的呢?真是奇怪!之后老婆又說,家里肯定還會來老鼠……

4

老婆又說對了,家里不知從什么地方又躥來一只老鼠。打死這只老鼠可謂曲折坎坷而又驚心動魄。

連續好幾天,粘鼠板再也沒粘著老鼠。為測試家里有沒有老鼠,老婆把認為會有老鼠經過的地方,都放了8顆花生。那天早晨,老婆一起床就發現,冰箱旁的8顆花生只剩下散落的被耗子咬碎的花生殼。我以為老鼠仍藏在冰箱底部,當即將冰箱拖入衛生間,像上次那樣倒騰了好一陣子,卻沒見到老鼠的蹤跡。

但是,老鼠再次潛入家里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又過去兩天,那晚9點鐘,我和老婆從外面鍛煉回來,老婆因為減肥,已經跑出一身的汗。上樓時,老婆說:可臟死我了,回去后趕緊洗個澡。我趁機說:我陪你洗。老婆聽出我話里不懷好意,嬌嗔地唾了我一口。

開門時,老婆習慣性地將手腳放輕,輕得沒有一點聲音。門輕輕打開的同時,我和老婆都聽見飯廳冰箱處傳來老鼠偷偷嗑花生的聲音。

我像被注入興奮劑,猛地按亮燈,赫然看見一只老鼠蹲在冰箱旁,正津津有味地嚼著花生。這是一只大老鼠,比前面打死的三只要大許多。一見燈亮,這家伙還回頭瞅過一眼,一轉身鉆到冰箱里去了。

老婆躲在身后抓住我胳膊驚恐得直搖:看見沒有?看見沒有?

我說:看見了,還是一只大老鼠呢。看它今晚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老婆“嗖”地一下跑到飯廳與客廳的拐角處,圓睜著她的單眼皮大眼睛命令我:快,快去把它打死!

我迅速將冰箱推到衛生間,側倒冰箱剛堵住門口,那只大老鼠突然從冰箱底部跳了出來,在狹小的衛生間里胡亂地躥來躥去,突然縱身一躍,居然跳上冰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衛生間里逃了出來。

我心一驚,跑出來再收拾它可就增加了難度。我順手操起廚房的鍋鏟,老鼠慌不擇路,躲進碗柜下。

我擔心老鼠再從廚房跑到飯廳,于是身子挨著廚房門,彎腰提著鏟子向碗柜的老鼠捅去。鏟子短,沒捅到,卻也把它嚇出了碗柜。

我連忙追擊,老鼠在廚房里四處找著躲藏的地方,慌不擇路,又從冰箱上面跳進衛生間去了。這下好了,我心里暗喜,提著鍋鏟正準備跳進衛生間,老婆在拐角處大叫:天啦!你居然拿著咱家炒菜的鏟子打耗子?

我立即意識到,如果這個鏟子碰了耗子,老婆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它再存留在家里的,雖然這個鏟子值不了多少錢,但也應該把損失降到最低。我立即放下鏟子,對老婆說:你先盯著,小心那耗子再從衛生間里跳出來。

說完這話,我扭頭看了一眼還在衛生間里亂竄的老鼠,心里暗自“哼”出一聲:讓你再多活幾分鐘。上次打老鼠的棍子老婆已命令我丟進垃圾箱了。我轉身去陽臺,一眼瞥見了掃帚,掃帚已經舊了,打了老鼠正好可以扔了換新的。

就這樣短短一二十秒的時間,我提著掃帚來到衛生間,老鼠卻不見了蹤跡。我把衛生間各個角落都尋了個遍,仍沒見到老鼠的蹤跡。

難道又跑進冰箱底的那個洞里去了?我跟老婆說:再去給我弄個衣架來。很快,老婆就拿根衣架來了,我正像上次那樣彎成“L”形時,老婆扔過來新買的水果刀。新買的水果刀又長又鋒利。我像上次那樣在那個U形盒子里又是捅,又是敲,又是打,真的奇了怪了,這么個小盒子,里面要是有老鼠,我的衣架碰到它,應該能感覺得到呀。

我問老婆:老鼠真沒有跑出來?老婆信誓旦旦地說:我一直看著的,肯定沒有跑出來。

我疑惑不已,說:跑哪兒去了呢?

老婆鼓足勇氣小心翼翼地走過來,認真地將冰箱里的發動機四周看了看,又小心翼翼地探進身子朝衛生間四下里看了看,也找不到老鼠的藏身之所。

就這么大個地方,還能上天不成?我小聲地嘰咕。

這時,老婆把目光緊緊盯住衛生間的天花板,沿著天花板與水管的接縫處有一個兩指大的縫。老婆說:耗子會不會從那個縫鉆進天花板上去?

我有些遲疑,但還是輕輕地點了點頭:有可能,這個耗子大,它順著水管能爬這么高的。

老婆聽我這樣一講,說:敲敲,看看里面有沒有?我趕緊用掃帚敲敲天花板,天花板發出幾聲空響。

老婆又四處查看了好一會兒,最終沒有發現老鼠的蹤跡。等我把冰箱重新安裝好放回原位,我已經被折騰得很累了,老婆還是不放心,又吩咐我找來透明膠布把水管與天花板接合處的那個縫貼上。

“哎呀,洗漱臺的柱子是空的,耗子會不會躲在里面?”老婆突然叫道。

我內心的激情受到打擊,很是惱火,生氣地說:哪兒有老鼠嘛?說著一腳踢了一下洗漱臺柱子。

猛然間,那只大老鼠受到驚嚇,“嗖”地從柱子里跳了出來。老婆隨即發出一聲撕心裂肺般地尖叫:呀——呀——雙手摟住我的脖子又跳又叫。

我也很是嚇了一跳,一腳向老鼠猛力踩去……老婆摟住我的脖子影響了發揮,再加上老鼠確實很狡猾,我一腳踩空,地上的瓷磚把我的腳震得生痛。

衛生間的門是關著的,老鼠跑不出去,老婆也跑不出去。老鼠在狹小的衛生間里慌不擇路地亂竄,老婆則不停地在衛生間里尖叫亂跳躲著老鼠,我不斷狠力地向老鼠踩去……

突然,老鼠斜刺里沖了過來,我一腳踩空,老鼠沒頭沒腦地居然躥到身后老婆的腳下,老婆一邊尖叫一邊雙腳亂跳,老鼠已入末路之地,縱身一躍,碰到了老婆光潔的大腿……

真的,只碰了一下。但老婆的尖叫聲絕對可以用“慘烈”二字形容,雙腳像失了常的發條,亂跳,接著,一下子跳上我的背死命摟住我的脖子尖叫。

我一邊背手摟著老婆,一邊提腳不斷地向老鼠奮力踩去……

奮戰了足足一分鐘,我終于一腳踩中老鼠的身子,老鼠張著它的尖嘴朝天絕望地嘶叫出一聲:吱——其實,老鼠的那一聲并沒有叫完,我的另一只腳已經狠狠地踩在它的腦袋上……等我放開腳,老鼠腦袋已被我踩得扁扁的。

我將老鼠踢出衛生間,回頭將背上的老婆放下。放下后的老婆搖搖欲倒,我趕緊扶住她,老婆一下子癱倒在我的懷里,有氣無力地說:快點把我抱到床上去……

其實,我也虛脫了般渾身無力。

5

醫生曾告訴我:你的神經衰弱癥雖是輕度的,但要好好地調理,千萬不要太過興奮,千萬不要做刺激緊張的運動,否則病情會加重,甚至達到非常嚴重的地步……

我有氣無力地對老婆說:我感覺病情加重了,頭暈頭痛,渾身無力,晚上失眠,睡不著……老婆卻不理我的話,自從在浴室被老鼠“親密接觸”了一下,老婆整天處于一種莫名的恐懼之中,得了重病似的整整兩天臥床不起……

這天深夜,我好不容易才淺淺入睡,突然被老婆推醒,她直直地睜著她的單眼皮大眼睛恐怖地看著我。雖然跟老婆同床共枕這么些年,但老婆這種眼神在幽夜里發出陰森的光,仍讓我不寒而栗。我的聲音顫抖得厲害:咋,咋啦?

老婆急促地喘出兩口氣,一下撲進我的懷里,恐懼地說:剛才一只又肥又大的耗子,渾身雪白,它是那4只耗子的媽媽……它居然爬上我們床頭,好嚇人喔!

我趕緊起床四下里尋找,把床和衣柜翻過來覆過去地里外翻了一遍,絲毫沒有發現老鼠蹤跡。

我認真地看著老婆:你真看見的?

老婆點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

我急了,說:到底看沒看見?

終于,老婆遲疑著說:我也不知道。

看到老婆楚楚可憐的樣子,我輕輕地拍打著她,哄她入睡。可老婆怎么也睡不著,不停地對我說:剛才那只耗子又白又大,好嚇人喔。

我哈欠連天,仍不斷地哄著老婆說:剛才你肯定是做了一個夢,沒有又白又大的耗子。

老婆仍舊睡不著,我說:我們開著燈睡吧,耗子對光很敏感的。

終于,在我的再三哄騙下,老婆終于閉上了眼睛。

過了一會兒,我正迷迷瞪瞪地準備睡去,老婆突然“呀——呀——呀——”的一聲驚坐起來,不斷拍打著自己的頭,渾身不斷地顫抖,比見了鬼還要恐怖。

老婆的尖叫聲像一根根的針刺激著我的神經,渾身不停地戰栗,我感覺無法控制自己了,抓住老婆的雙肩,吼道:怎么啦?

老婆這才睜開眼睛,見是我,一把死死地抓住我的胳膊,睜著恐懼的眼睛說:剛才那只又白又大的耗子又來了,它居然跳上我們的床,咬了一下我的臉……媽呀,太可怕了!說完,老婆緊緊地抱住我,渾身仍舊止不住的顫抖。

盡管我已心煩意亂到了極點,但我還是輕輕地拍打老婆的后背,安慰她說:剛才咱們不是開燈睡的嗎?我又沒睡著,我親眼看著的,沒有耗子的,你肯定是做噩夢了!

老婆抬著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我,我再次肯定地向她點了點頭。老婆這才把頭又埋進我的胸膛,把我抱得更緊了。

老婆凄凄地說:你去把我們剛買的那把水果刀拿來放在床頭吧。

也好,可以給她壯壯膽。我拿著刀回來時,老婆仍舊可憐兮兮的,說:你不準睡,你要看著我,給我守著。我只得向她點點頭,老婆這才閉上眼睛……

三天后的深夜,我真的看見了那只老鼠——老婆嘴里那只又白又大的老鼠!

我真的沒有想到,我會碰見這只老鼠!這些天來,盡管我整夜整夜地為老婆守護,但它仍舊頑固地出現在老婆的睡夢里,把老婆攪得神經兮兮的,更讓我的神經脆弱到了極點……

我恨死它了!

現在它終于活生生地出現了!還有什么比這更讓人興奮的事兒!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跟老婆說的一模一樣:又白又大,尤其是那毛色,染過似的有些耀眼。眼下它就在我們床頭,只是它沒有像老婆夢里那樣大搖大擺地從床頭走過,而是靜靜地躺在床頭熟睡,它那白白的肚子隨著呼吸輕輕地一起一伏……

它居然睡著了,而且毫無顧慮睡得這般肆無忌憚!

決不能讓它跑掉!我悄悄側身,輕輕地拿起床頭柜上的那把水果刀,又白又大的老鼠這時輕輕地動了一下,我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兒了。好在它只是動了動,一點也沒有警覺到隨之而來的危險。

你是怎么當老鼠的,警覺性這么差?

我雙手握住水果刀,這么大的老鼠一定得用雙手,而且必須得一刀扎住它的胸口,千萬不能讓它逃脫了。可把我們害苦了!

我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把水果刀扎在那只又白又大的老鼠胸上的,一直沒入刀柄,我的雙手觸碰到白老鼠的胸脯,白老鼠的胸很有彈性。說實話,還有點溫暖。

又白又大的老鼠在我的手下劇烈地扭動,使勁地想掙脫出我的刀子。可是,我的刀子太鋒利了,它越掙扎刀子扎得越深。它發出“吱——吱——”的慘叫聲,還真有點讓人心悸!

我的心里突然劃過一絲惻隱,在我手下垂死掙扎的畢竟是一條生命啊!但是,我迅速將這絲惻隱死死地按住,我可不能動心,誰叫它是老鼠!“老鼠過街,人人喊打”!更何況,你看它把我老婆、把我都害成什么樣了?

一股血腥味灌入我的鼻孔,真難聞!我扭過頭去,憋住氣,雙手仍舊緊緊地握著水果刀狠狠地扎著手下的老鼠。

什么東西纏住了我的手,是老鼠的尾巴吧?老鼠尾巴是最臟的,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惡心來……我握著水果刀的雙手不知不覺地又增加了許多力量。

好一會兒,我感覺老鼠不再動了,纏住我手的尾巴也松開了。我用刀子劃拉了兩下,仍舊一動不動!

我確定,它真是死了!

終于除掉了這只又白又大的老鼠,我的心里涌起一陣陣的興奮,今后我們家太平了!

我欣喜地叫道:老婆,快起來看,那只又白又大的老鼠被我……驟然間,我張大嘴巴,腦袋“嗡”的一聲響,似晴天起了一個霹靂,隨即像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樣一動不動……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