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在心上的荷

2019-11-23 00:11:52 翠苑 2019年5期

喜歡荷花,愛一切詠嘆它的清詞絕句。常在心上劃過的是周敦頤的《愛蓮說》——“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讀第一遍,眼前就是小小的花骨朵,烈日炎炎擋不住它的嬌艷清新。讀第二遍時,荷的香氣就若有似無地飄過來了,在腳邊的草叢中,在水池的漣漪中,在行人的顧盼間,不經意間,就要被它吸引。讀到第三遍時,高士名流恍若置身眼前,其中便有愛荷至深的李漁。

他在《芙蕖》中說,“是我于花之未開,先享無窮逸致矣。迨至菡萏成花,嬌姿欲滴,后先相繼,自夏徂秋,此則在花為分內之事,在人為應得之資者也。”

在李漁看來,荷花開花,是分內之事,卻也是人類可得的最大享受。這種享受,于我更是一種無法割舍的精神寄托。

小的時候,家后面有一大片池塘。夏風過處,蓮葉田田,荷花搖曳,清香入脾。深秋時分,綠謝紅枯,一眾發小撲通撲通扎進池塘尋寶,膽小的在岸上叫,淹死啦淹死啦——他們才突然鉆出腦袋,手里一大坨蓮蓬,飽滿的蓮子快要跳出外殼的桎梏,透出水嫩的香氣。

接下來就是琢磨吃蓮心的時候了。蓮心極苦的滋味令人難以下咽,于是用鐮刀費力去外皮和蓮心,把剝出的蓮子交給姆媽。姆媽用碧綠潔凈的荷葉作鍋底,熬出噴香甜糯的冰糖蓮子粥,這樣燒出來的粥早已沒有苦澀,只留蓮子和荷葉獨特的清香。幾個小伙伴可以邊滾鐵環,邊把粥吃個底朝天,齒頰留香,回味無窮。

蓮心苦,苦不過人生,年歲漸長,一夕病倒。從白晃晃的生死之門幽幽醒轉時,看著肝腸寸斷的姆媽,我只說了三個字,我不怕。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里朱顏瘦,從此愛上了小時最怕的生蓮心。“人比黃花瘦半分”的日子里,只能隔著千山萬水思念家鄉的荷塘和蓮子。想起老家池中的荷花,遺世獨立,清高桀驁,兀自淺笑,那般美好。

鄉下的發小來看我,說去年隨手扔在池塘里的蓮子,又長出了嫩綠的新葉,正使著勁往外開花呢。我就急迫地想要站起來,趕回去,看那株了不起的新荷。等到幾十天后我重新站在池塘邊,蓮葉田田,十里裊裊,哪還分得清發小說的那一株呢?細赤佬,我笑罵,你倒是說說,哪枝是我種下去的?

浮世人生,人生如荷。蓮蓬仍在,蓮心不死,哪怕沉睡多年,也將重現生機,枝開葉長。終于明白,真正讓我心動的不是荷的好顏色和好味道,而是它的風骨:入世不世故,淤泥不染心,待得一線機,花有重開時。勇氣和忍耐是它的莖骨,而蓮心是荷生生不息的源泉。

這之后,我繼續淡然地看日出日落,寫喜歡的字畫喜歡的畫。沒有人知道,那些日子里,彼時羸弱的“她”,信心和勇氣從何而來。那個曾經讓人心疼的女子,終于不再郁郁寡歡,而是呈現出前所未有的朝氣。

開落無意,堅韌有節,綠荷紅菡白蓮心,知為君生。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绝密公式规律统计